●中国诗歌学会 ● 2022全新启航!
欢迎来访中国诗歌学会!
  1. 高级搜索
  2. 加入收藏
  3. 帮助中心
    1. 网站地图
    2.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风采 > 团体会员
我们将一起抵达|张家界市国际旅游诗歌协会会员
日期:2022-02-13 14:57:25  来源:未知  作者:云中君  点击:3513


图片

本期摄影:覃文乐

 

 

 

| 武陵源
胡丘陵

 

听到三千奇峰拔节的声音

我早就想,拿起架在水绕四门上的御笔

在秋天摊开的圣旨上

写一首诗

 

袁家界,杨家界,张家界

已经美得没有边界

一场小雨,给每一双眼睛

装上了玻璃

 

金鞭溪的金鞭,赶着我

穿过十里画廊

贺龙,猛抽了一口烟斗

天子山,烟雾蒙蒙

 

八百秀水都是弱水

属于我的,只有最后一滴

 

三千趟火车,或者

三千个航班。装满了

三叶虫,和娃娃鱼一起

啼哭亿万年的友谊

 

走进地球上这绝版的山水

想想那些恐龙、虎豹

海藻和珊瑚

我的头发,大雪纷飞

 

 

 

胡丘陵,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诗歌委员会主任,一级作家,张家界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 


 

 

 

| 坚守者
欧阳斌

 

每一个季节都有顽固的坚守者

正如,每一个时代都有顽固的坚守者

银杏,属于秋

 

银杏只有秋天来了才会开心

果才会熟,叶才会黄

秋一转身,要走

银杏的叶就会纷纷掉落

落成追逐的模样,落成依依不舍的模样

落成一地黄金

只是,银杏无脚

哪里追得上秋天的步伐

 

引人注目的是:秋已走远,冬己到来

银杏身上还剩有一些叶片

稀稀拉拉地挂在树上

银杏不知道这些叶片该掉还是该留

唉,掉也惹人疼,留也惹人疼

 

 

 

欧阳斌,1965年7月出生,湖南衡阳人,研究生学历,中国共产党党员,曾在衡南县茅市供销社、中共衡阳市南岳区委、中共永州市双牌县委、湖南省旅游局、湖南省纪委工作,现任张家界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中国文学网高级顾问。已出版诗集《阳光的手指》《最美湖南》,散文集《感悟名山》《叩问》等多部文学作品,旅游策划专著《中国旅游策划导论》《实划实说》等。


 

 

 

| 逐日者
刘年

 

从溪口镇回张家界有三条路,走哪条感觉都是错的

沿澧水走,会错过武陵源和许家坊的夕阳

走张慈线,会错过澧水和武陵源的夕阳

走武陵山大道,又会错过澧水和许家坊的夕阳

此时,要是能变成三个自己,就不会犯错了

 

若变成三个人,还会错。一个会去深山隐居

一个会浪迹天涯,只有一个会在夕阳的带领下继续回家

 

 

 

刘年,本名刘代福,1974年生,湘西永顺人。喜欢落日、荒原和雪。出版诗集《世间所有的秘密》《为何生命苍凉如水》《楚歌》、散文集《独坐菩萨岩》。现在吉首大学张家界学院任教。


 

 

图片

 

 

 

| 茶是医治心灵的良药
刘晓平

 

不管是红茶  白茶  黑茶  还是普洱茶

无论是大红袍  龙井  金骏眉  还是黄金茶

无论是名贵的便宜的所有茶

我都不感兴趣  我从小便是苦过来的人

没养成喝茶  品茗茶的习惯

但不缺少对茶的理解

凡好茶都有对环境气候的要求

阳光雨露乃至雾气温度  对

茶的口感  香淳  及韵味浓淡的长短

都有着休戚相关的联系

凡产好茶的地方必有好的气候生态环境

好茶的生长同样也得有好的土壤……

因而喝茶的好处很多

医生甚至说好的茶就是好的药

常喝对身体的好处良多

我虽说不出茶所含的元素与分子

但我明白一点  茶是好东西

茶是岁月是良药是江湖也是人生

 

我常对爱喝茶的朋友有所不解

怎么一进茶馆就是半天半宵

有一天我忍不住问了

他们也这样回答我

茶是风雨的阳光岁月

茶是医治心灵的良药

茶的世界是一个社会是一段人生

需要慢慢的回忆与细心地品味……

 

 

 

刘晓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家、诗人,鲁迅文学院第四届高研班学员,张家界市文联荣誉主席、一级调研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湖南省散文学会副会长、湖南省诗歌学会荣誉副会长、张家界市国际旅游诗歌协会主席,现有文学著作十三部,散文作品入选中国新编全日制中学语文课本第二册第三课(科教版)。作品刊于《诗刊》《人民文学》《中国作家》《民族文学》等几十种报刊杂志,获国家级奖二十余次,曾获得“全国十佳实力诗人”,“全国第二届土家族文学奖”,被授予湖南省首届“德艺双馨”文艺家。


 

 

 

| 板栗树,构建一种秩序
陈颉

 

八月肩头,小长条白色碎花

一寸寸覆盖,这明朗的喜悦领着情歌

迅速醒来,老家的山坡留下我的孤独

 

一棵或者几棵板栗树,儿时的记忆

一定有先后的顺序,包括成熟的日子

也包括油板栗或者毛板栗这种味觉的荡漾

 

一直在观望,有时也陷入一种困惑

担心一朵细碎的花儿从风的缝隙中逃走

只把踪影留给姿态

 

有时躺在地上,皲裂的老树

一巢嗷嗷待哺的小鸟

就那么撩动我孤寂的内心

直到枝丫突现一个个带刺的细小圆球

 

十月,短暂而真实,躲在树下

听一枚枚爆裂的果实,在落叶间、草丛中

漫不经心构建一种秩序,开花结果

繁衍生息,一棵树在重新救赎安生之所

 

 

 

陈颉,男,土家族,七十年代出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诗刊》《北京文学》《星星》诗刊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多篇(首),有作品入选《中国年度最佳诗歌》《中国诗歌排行榜》等多种诗歌选本及中小学课外阅读教材。出版《最是澧水》《两年间》《澧水,澧水》等诗集,曾获首届刘半农诗歌奖等。


 
 

图片

 

 

 

 

| 老屋场
向延波

 

祖父母先后去了后山

和他们的父母团聚了

还有一大群已经不知道怎么称呼的远祖

一大家子就那么挤挤挨挨地住着

突然明白后山为什么叫老屋场

看起来很安静

其实也很热闹

原来他们和我们没什么两样

只是换了个地方

换了种活法

 

手中的农活都交给了下一代

所有遭遇的不公平

都被黄土抹平了

我们在山下养鸡

他们在山上养蚂蚱

我们听鸡犬之声

他们看花开花落

尘世的阳光依旧热烈地缝补

他们熟悉的日子 

 

除夕晚上照例去给他们送亮

一盏灯照亮他们的房前屋后

希望他们新年的日子亮亮堂堂

再烧些纸钱

或许可以贴补家用

我们一一呼唤他们的名字

所有的蓑草落叶都轻微的回应

 

下山时

父亲和母亲通常会指着其中的一块空地方

那是他们相中的屋场

祖先们都听见了

不自主地往旁边挪了挪

 

 

 

向延波,男,1974年5月生,土家族,中共党员,本科文化。现供职桑植县委宣传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三百工程”文艺人才,张家界市作协副主席,桑植县作协主席。迄今在《诗选刊》《文艺报》《中国作家》《散文百家》《民族文学》《今古传奇》《青年文学》《诗潮》《鸭绿江》《星星诗刊》《绿风》《湖南文学》《创作与评论》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小说约500余万字,多次获奖,作品入选《中国新诗选》《湖南新湘军文艺作品选》《当代诗选》等多种选集,代表作有长篇小说《澧源往事》《普水镇》。出版小说集《无名指》《美人痣》。长篇小说《大土司》获2016年中国作协少数民族重点扶持。


 

 

 

| 天门狐仙
高宏标

 

愿为一千年的狐狸

愿做一万年的神仙

 

多少次,我重复屈原的天问

所有沉默的回答,从天幕上跌落

砸在湘西的这片土地上

语言被搁浅

人物渐次隐退

只有石头,只有那些血性的石头

像刀斧一样,偷偷地

把天空的围墙凿了一个洞

 

曾经如此狡猾的狐狸

美丽、善良、忠诚,无所畏惧

傩的面具和神秘的图腾

挡住了最亮的目光

是谁,让我们把自己丢进深渊

一个剧场,一个故事,一座仙山

人们蜂拥而至,怦然心动

那轮明月,照亮了山峦

温暖了每一张脸和每一场爱情

 

其实,狐在天亮之前

已循天门山洞而去

为你留下的

九百九十九级台阶

就是你追随的九百九十九个理由

就是你跨越的九百九十九条河流

 

 

 

高宏标,笔名鸿子,湖南省张家界市人,毕业于湖南师大中文系。湖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张家界市诗歌学会会长,中国(张家界)诗歌自媒体联盟执行会长兼秘书长,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诗峰》网刊主编。作品发表于《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芙蓉》《湖南文学》《延河》等。诗作入选数十种选集。已出版诗集《我无法守住万物的密语》《潜伏在人间的密语》。认为诗歌就是心灵的自由表达和万物的密语释放。


 

图片

 

 

 

| 北正街和解放路
小北

 

北正街应该要栽满樱桃花

解放路要栽满鸽子花

这样三月,我就可以在北正街看樱桃花

五月又走到解放路,看鸽子花

 

北正街和解放路相交

我们就站在十字路口

从三月等到五月

再从五月等到三月

 

我对时间没有要求

就依靠北正街的坡度

从北面滚下来一些

让人泪流满面的花瓣来

 

有一次,是遇到一场雨,你站在树下

你的身体是世间最好的琴

花也弹你

雨也弹你

 

 

 

小北,本名罗舜,土家族,湖南桑植人。毛泽东文学院第二十期学员。《诗歌周刊》2019年度诗人。出版有长篇小说《向小北向北》,诗集《马桑树的故乡》。


 

 

 

| 我曾遇见一个女孩
胡小白

 

可可托海旁,我曾长久地跟随一个提水壶的女孩

往山上走。我们都没有正面交出自己

不管怎样,我愿相信她拥有一张真实生活着的活着的脸

阳光在她五彩裙上留下深浅不一的脚印

倔强的发丝逆风站立

无数个瞬间,我渴望她停下来,连同照在她身上的目光

在坚韧圣洁的白桦树旁休息

内心的门自然打开

我将鼓足勇气,与双手的颤栗进行搏斗

为她提起及腰重担

我们将一起抵达,奶牛低头啃食青草的帐篷旁

万千云朵俯身,并盛开

 

 

 

胡小白,1990年生。瑶族。教育工作者。现居湖南张家界。2021年入选第11届十月诗会;2019年参加新时代湖南青年诗人培训。湖南诗歌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教师分会理事。作品发表于《诗刊》《散文诗》《中华文学》等。


 

 

图片

 

 

 

何谓远方
王馨梓

 

乡府大院走五十步

即至临街食堂。每当饭时

大家习惯蹲在门槛边闲聊,发呆

 

她常常走神。这条刚建成不久的柏油马路

运送着零星的路人和车辆

也运送迷惘

 

往左,山高路冷,但离星空更近

往右,无穷险途带来无尽希望

 

远远望去,她成了事件的分水岭

无论走哪一条,另一条将蛇一样尾随

 

多年后,她才看清真相——

蹲在门槛边的人,是第三条路。

 

 

 

王馨梓,土家族,张家界人居长沙。简单生活,认真工作,安静写诗。作品见《诗刊》《星星》《草堂》《诗潮》《芙蓉》《十月》《草原》《阳光》《湖南文学》《湘江文艺》等。


 

 

 

| 在喀拉峻草原
袁碧蓉

 

我们坐在草甸上

对面,天山连着天山,雪连着雪

犹如一个永恒连着一个永恒

不远处,吃草的羊群,像天使,无视我们存在

金黄色金连花、净白色卷耳、深紫色薰衣草

还有苜蓿,淡蓝色勿忘我

它们深深浅浅摇曳样子

像这些年你对我讲过的那些话

此刻,唯一的痛苦,是不能停下来之苦

但我知道

三个月以后,这里,将被大雪一层层覆盖

 

 

 

袁碧蓉,张家界人,诗歌爱好者。


 

 

图片

 

 

 

| 格桑花
小金子

 

秋风从山口跑来,拼命向我解释

银杏叶黄了,松针落了,格桑花败了

这些都不是它干的

 

格桑花是来自哪里的山神

为啥拿走了去往田园的小路

为啥赖着不走,挤兑草民

需要解释的太多,不如

相信秋风一回,让它带走所有的落叶

将人间的秋装邮寄给天庭

 

秋风吹来,格桑花还活着

不停地向我招手

 

 

 

小金子,原名周明,土家族,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诗歌学会、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31期少数民族作家高研班、毛泽东文学院第十三期学员。已在《民族文学》《星星》《绿风》《诗潮》《扬子江诗刊》《湖南文学》《西部》《散文诗》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若干。有作品入选各种选本。


 

 

 

| 盐帮古道
全迎春

 

一穿过雷家山寨

腿就伸到了花溪谷

 

清一色的石板

3000多米

想亲近

 

坐上去

风在扭动腰肢

 

也许我的前世就是块石板

要么是马蹄

或者一双草鞋

 

路过的

像茶像信一样

从元末明初

只有两旁的花期通报季节

 

我也只是路过

像当年年轻的母亲

把桐子叶包裹的饭菜

浸在溪水

蝉声也会馋

 

小雨如汗滴

刚激动了石板

就去了别处

 

 

 

全迎春,湖南省作协会员。曾有文字发表在《民族文学》《湖南文学》《芙蓉》《散文世界》等刊物。诗歌是自己的另一面。


 

 

图片

 

 

 

| 秋天又远了
江左融

 

这样红红橙橙热闹着的秋天,又要远了

亲爱的,你什么时候

才让我等到你的来?

站满一根根石柱的张家界

也站满了空前的孤绝

 

当阳光照向它们的时候,我分明看见

崖间的松枝,在万道金光中柔软下来

漫山白雾袭绕,迷幻又迷人

那些飞翔的鸟儿、仰着笑脸的花草

都沦陷不见了,沦为一座山的秘籍

 

只有山间的风声,日复一日从不停歇

它有时吹得轻、有时重

就像我俩之间的爱,时而淡、时而浓

远远近近,总是变幻莫测中

 

 

 

江左融,居张家界,教育行业任职,湖南省作协会员,毛泽东文学院第十九期学员,作品见《海外文摘》《中国诗人》《绿风》《岁月》等。


 

 

 

| 我所能说的
胡良秀

 

我所能说的

是关于今天特别的寒冷

这是你也能感受到的实事

我无法说出的事物

是藏在灵魂背后

看不见的那块光斑

 

天空依然萧瑟

 

大朵大朵白云坐在上面

亮出蘑菇云的面孔

嵌满絮状的温暖

将天空缀满补丁

 

我所能描述的是

飞向天空的小鸟

这也是你能看到的情景

我无法说出的是

之后的命运

这也是你无法提及的

真相

 

 

 

胡良秀,常德澧县人,现居张家界,在《星星诗刊》《湖南文学》《创作与评论》《作家天地》《散文诗》《文学风》等刊物上发表诗歌,出版诗集《穿透大地的温情》《天亮前我必须醒来》。作品被选入《中国诗歌百年精选》。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张家界市作协副主席,张家界市诗歌学会副会长、张家界市永定区文联副主席兼作协主席。


 

 

图片

 

 

 

| 闪光的陀螺
喻灿锦

 

快到终点站

穿梭中的小贩

拿出据说最后两个陀螺

放地上  旋转

 

陀螺放射炫目的光

唱悦耳的歌

变换着七彩霓裳

 

看着这天外来物  闪闪发亮

忽然怀念儿时

那朴素的木陀螺

没有炫目的色彩

兀自孤独地旋转、旋转、旋转

 

我看到  一个年轮中

又一个年轮

在数不尽的光阴中  

反复  流连

 

 

 

喻灿锦,土家族,笔名怪味苏。张家界人,供职于建行湖南省分行。中国散文学会、中国金融作协、湖南省作协、省诗歌学会、省散文学会会员。省金融文联副秘书长、省金融作协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鲁迅文学院湖南诗歌班、毛泽东文学院第七期中青年作家班学员。作品见于《芙蓉》《青年文学》《散文百家》《湖南作家》《湖南散文》《诗歌世界》《湖南报告文学》《桃花源诗季》《湖南日报》《长沙晚报》等报刊。获第四届路遥全国青年文学奖、中国金融文学奖等。


 

 

 

| 标题
陈素凡

 

整个县城,墓地萤火虫最多

但没人去

看我和彭慧,跟随一只萤火虫,误入了墓地

当时并不知情

我们聊起了人间快乐事

现在想想,那晚只有零星的蛙鸣

风也是轻轻的

群鬼更是默不作声

怕把我们的欢笑

变成尖叫

 

 

 

陈素凡,张家界学院在校学生。


 

图片

 

 

 

| 梅山的雨
姜凤燕

 

偷一块云,挥动你的魔法棒

池塘的鸭子和鹅,晕开,光的影子

跳动在树叶的空隙中

 

日月亭的篝火,勾勒出舞蹈

挂在不知名的湖中

粤语的、闽南语的、普通话的歌声

从武生门,穿过桐子花,到了

听泉楼,是谁?

是你?

撑开竹排,把梅山,水墨般的

裸露的身躯,在寂静中,曝光

 

雨,从空中洒向滔溪铺的瓦砾

挂满紫竹轩的屋檐

悄悄地跳落在石板路上,溢出

唐诗宋词元曲

把多余的装饰统统湮灭

只留下那一湾不知名的湖,和

湖中的红灯笼

 

多少年的吊脚楼啊,一直在这里

印出风,印出雨

收购在梅山的日日夜夜中

 

 

 

姜凤燕,女,张家界市武陵源区人,毛泽东文学院第二期学员。喜欢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种下时光,温暖自己。


 

 

 

| 请假条
流丹

 

晴阳复醒

野花无名

立于绿枝的喜鹊

摇尾吸睛

 

只因路边的白花开得过于认真

荷塘里的荷花粉得过于精心

 

请假三日,一日阅山

一日遇水

一日读天上的星云

 

 

 

流丹,本名刘丹,湖南张家界慈利人,吉首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目前任职于长沙麓山中加学校,担任年级组长、班主任、语文教师。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教师分会会员。诗观:因为诗歌,所以天地间的一切如诗般生长。


 

 

图片

 

 

 

| 朱砂镇的朱砂
谷晖

 

每一粒朱红

都有一段辛酸史

正是由于你的贵重

定格了你在世间的不平凡

从穷乡僻壤走进皇宫

又流落异国他乡

那该是怎样波澜壮阔的一生啊

 

现代的人们用“那个年代”的呈现

记录你辉煌的历史

供后人回味

 

 

 

谷晖,男,1975年,白族,湖南张家界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诗歌班学员,毛泽东文学院第十二期学员,湖南中青年作家研讨班优秀学员,诗作发表于《星星》《西部》《诗潮》《湖南文学》《湖南诗歌年选》《湖南作家网》《诗歌世界》等。著有诗集《在路上》《失联的风》等。


 

 

 

| 黄昏三行
典铁

 

又沉下去了一个,一个。

——落日如闪念,一个个落日——连续西沉着。

直到我幼小,被星星般的愿望一粒粒升起。

 

 

 

典铁,桑植人,还写点诗。


 

 

 

| 于苏木绰,结个缘法
鲁絮

 

风雨桥,与吊脚楼

堆起日夜

掐指,还是数不清

也用不着数清

月亮泡浓,太阳煮热

拦门酒早已千年

可大醉,可半醒半醉

 

是壮不是胖,做个汉子

用天门山打把如意刀

用茅岩河悄悄磨

用槟榔谷对照,那儿也有樵

砍一个昵称的距离

这个昵称

仙是狐,凡是阿妹儿或幺姑儿

 

念想,由凭初心

于苏木绰,结个缘法

无所谓风华正茂或古来稀

有所谓诗意或歌韵

 

 

 

鲁絮,男,湖南省诗歌学会理事。诗歌作品散见于《诗刊》《民族文学》《解放军报》等。


 

 

图片

 

 

 

| 过客
刘宏

 

鸽子花簇拥在枝头

等待着起飞的号令

珙桐王深居天平山顶

迷恋那些五彩的黄昏

 

一枚叶子落下去了

一些回忆升起来了

这坠落的褐色的叶子

这潮湿的泛黄的心事

 

这踩过的潺潺的溪水

这握过的壁立的峰林

这叫做千手观音的老树

这咬着红色笔头的故人

 

就做一个幸福的普通人

愿每一个普通人都幸福

在天平山,我只是诗人,不是智者

在五道水,我只做归人,不做过客

 

 

 

刘宏,上世纪70年代末出生于红色桑植。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毛泽东文学院第17期中青年作家研修班学员,张家界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诗歌发烧友。


 

 

 

| 大雪
甄钰源

 

今天,我在五道水的茶叶村

等一场雪

等一个给我写诗的人

直到,一缕穿林而过的阳光

让我败下阵来

慌乱中,用手机上的APP

把公路的轨迹绘制成你心跳的模样

把桥梁,当成一颗痣

点在你的胸口

不再纠结白玫瑰与红玫瑰哪个是你的最爱

只希望,在西北风咬破铁桶般的那个夜晚

鱼一般游进来

钻进你的身体

 

 

 

甄钰源,女,土家族,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图片

 

 

 

| 河水内心的悲伤
李德雄

 

风,一个喷嚏

惊得浪花回头一眸

河水低着头,一步不停地寻找自己的归宿

一件新衣洗成旧衣

岩板上,洗衣棒恣意舞动

不知

多少悲伤

已积在心里

 

 

 

李德雄,男,土家族,湖南桑植人。张家界市作协会员,湖南诗歌学会会员。2000年开始习作,先后在《诗刊》《湖南文学》《海南日报》《散文诗》《张家界日报》等报刊、网络平台发表作品。


 

 

 

| 苦竹寨
杜铁军

 

在半山坡上长出寨子

是土家人无奈的选择

断垣残壁中我寻找不出唐宋明清的繁华

但我认定这里曾被鲜血和汗水漂洗过

被云雾和大雪闭锁过

 

不然,那坚定百年的马桑树

为何还牵系着生死相依的守望

那青筋凸出的排佬身上

还流淌着生生不息的倔强

吊脚楼悬挂的马灯

把红军夜行的脚步照亮

 

 

 

杜铁军,男,1968年10月出生,湖南慈利人,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张家界市作协会员、张家界校园文联作家委员会副会长。


 

 

图片

 

 

 

 

| 天门山曲线
徐昌贵

 

站在窗前

看到天门山在空中

画了一条高低起伏绵延不绝的线

 

那是一条快乐曲线

把我的喜乐

向天际无限延伸分享给白云蓝天

 

那是一条空中光缆

将宇宙的讯息

悄无声息源源不断输往人间

 

那是天地间的磁与电

把自然健康绿色

向着太阳向着明天汩汩输送与延展

 

 

 

徐昌贵,教师,张家界市作协会员,诗歌和散文多次在市级报刊发表。2021年,在中国作家协会举办的“再读文学经典·重温红色记忆”读书征文活动中,荣获优秀作品奖(仅设此奖)。电影剧本著有多部。


 

 

 

| 孤独的爱
赵历程

 

夕阳的唇膏

在苍翠的群山涂抹

两只归鸦把黄昏叫在后面

我把寂寞在门上的锈锁上打开

在灶膛里的一堆死灰上复制

我把思念悬系在老家的蜘蛛网上

有时靠在木壁上

再把我的孤独在老式的

掉了漆的椅子上安放

把我的惆怅

用双手搓了搓

在水里漂洗

再把一份乡愁

用红泥火炉煮沸

 

 

 

赵历程,男,土家族,退休教师,系湖南省作协会员,张家界市作协会员。


 

图片

 

 

 

| 河坝
朱国成

 

远方的美呀

愿谅我中途做坝

我想忍住这长长的水的柔情

让你多一些安宁  但满怀的激情啊

忍得了一时  忍不了一世

先前的千万源头涌来

叙述各自的九转愁肠

我思念的美呀

愿谅我这一时中断的流露

我内心的激情即将迸发

即将迸发到一泻千里

我的激情之箭必将到达你的沃野

畅通你的内心  真情忍耐越久

再次爆发时  必将越浓

越强劲 

 

 

 

朱国成,张家界诗词协会学员。


 

 

 

| 飞鱼潭瀑布
向国庆

 

鲫壳、赤骚、白婆

何必惊惶?

成龙上天,成蛇入地

希望与失望都能向尘世谋生

击剑深渊,乘雾上天

一样鹏程万里

纷纷扬扬的大雪

梳理着缕缕阳光

崖壁上丛丛翠竹

一幅媚态

不停地向人们点头哈腰

分明是一万条摇尾乞怜的狗

挑逗红男绿女

 

 

 

向国庆,男,生于1951年2月,中共党员,土家族。中学退休教师,毕业于华中师大教管专业。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有诗词曲赋及新诗散见于《中华诗词》《诗刊.子曰》《中华辞赋》《星星诗刊》《张家界日报》等。有诗文集《涧笛长吟》面世。


 

 

来源:张家界市国际旅游诗歌协会

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员风采 > 团体会员

我们将一起抵达|张家界市国际旅游诗歌协会会员

日期:2022-02-13 14:57:25  来源:未知  作者:云中君  点击:3513
本期摄影:覃文乐 |武陵源 胡丘陵 听到三千奇峰拔节的声音 我早就想,拿起架在水绕四门上的御笔 在秋天摊开的圣旨上 写一首诗 袁家界,杨家界,张家界 已经美得没有边界 一场小雨


图片

本期摄影:覃文乐

 

 

 

| 武陵源
胡丘陵

 

听到三千奇峰拔节的声音

我早就想,拿起架在水绕四门上的御笔

在秋天摊开的圣旨上

写一首诗

 

袁家界,杨家界,张家界

已经美得没有边界

一场小雨,给每一双眼睛

装上了玻璃

 

金鞭溪的金鞭,赶着我

穿过十里画廊

贺龙,猛抽了一口烟斗

天子山,烟雾蒙蒙

 

八百秀水都是弱水

属于我的,只有最后一滴

 

三千趟火车,或者

三千个航班。装满了

三叶虫,和娃娃鱼一起

啼哭亿万年的友谊

 

走进地球上这绝版的山水

想想那些恐龙、虎豹

海藻和珊瑚

我的头发,大雪纷飞

 

 

 

胡丘陵,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诗歌委员会主任,一级作家,张家界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 


 

 

 

| 坚守者
欧阳斌

 

每一个季节都有顽固的坚守者

正如,每一个时代都有顽固的坚守者

银杏,属于秋

 

银杏只有秋天来了才会开心

果才会熟,叶才会黄

秋一转身,要走

银杏的叶就会纷纷掉落

落成追逐的模样,落成依依不舍的模样

落成一地黄金

只是,银杏无脚

哪里追得上秋天的步伐

 

引人注目的是:秋已走远,冬己到来

银杏身上还剩有一些叶片

稀稀拉拉地挂在树上

银杏不知道这些叶片该掉还是该留

唉,掉也惹人疼,留也惹人疼

 

 

 

欧阳斌,1965年7月出生,湖南衡阳人,研究生学历,中国共产党党员,曾在衡南县茅市供销社、中共衡阳市南岳区委、中共永州市双牌县委、湖南省旅游局、湖南省纪委工作,现任张家界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中国文学网高级顾问。已出版诗集《阳光的手指》《最美湖南》,散文集《感悟名山》《叩问》等多部文学作品,旅游策划专著《中国旅游策划导论》《实划实说》等。


 

 

 

| 逐日者
刘年

 

从溪口镇回张家界有三条路,走哪条感觉都是错的

沿澧水走,会错过武陵源和许家坊的夕阳

走张慈线,会错过澧水和武陵源的夕阳

走武陵山大道,又会错过澧水和许家坊的夕阳

此时,要是能变成三个自己,就不会犯错了

 

若变成三个人,还会错。一个会去深山隐居

一个会浪迹天涯,只有一个会在夕阳的带领下继续回家

 

 

 

刘年,本名刘代福,1974年生,湘西永顺人。喜欢落日、荒原和雪。出版诗集《世间所有的秘密》《为何生命苍凉如水》《楚歌》、散文集《独坐菩萨岩》。现在吉首大学张家界学院任教。


 

 

图片

 

 

 

| 茶是医治心灵的良药
刘晓平

 

不管是红茶  白茶  黑茶  还是普洱茶

无论是大红袍  龙井  金骏眉  还是黄金茶

无论是名贵的便宜的所有茶

我都不感兴趣  我从小便是苦过来的人

没养成喝茶  品茗茶的习惯

但不缺少对茶的理解

凡好茶都有对环境气候的要求

阳光雨露乃至雾气温度  对

茶的口感  香淳  及韵味浓淡的长短

都有着休戚相关的联系

凡产好茶的地方必有好的气候生态环境

好茶的生长同样也得有好的土壤……

因而喝茶的好处很多

医生甚至说好的茶就是好的药

常喝对身体的好处良多

我虽说不出茶所含的元素与分子

但我明白一点  茶是好东西

茶是岁月是良药是江湖也是人生

 

我常对爱喝茶的朋友有所不解

怎么一进茶馆就是半天半宵

有一天我忍不住问了

他们也这样回答我

茶是风雨的阳光岁月

茶是医治心灵的良药

茶的世界是一个社会是一段人生

需要慢慢的回忆与细心地品味……

 

 

 

刘晓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家、诗人,鲁迅文学院第四届高研班学员,张家界市文联荣誉主席、一级调研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湖南省散文学会副会长、湖南省诗歌学会荣誉副会长、张家界市国际旅游诗歌协会主席,现有文学著作十三部,散文作品入选中国新编全日制中学语文课本第二册第三课(科教版)。作品刊于《诗刊》《人民文学》《中国作家》《民族文学》等几十种报刊杂志,获国家级奖二十余次,曾获得“全国十佳实力诗人”,“全国第二届土家族文学奖”,被授予湖南省首届“德艺双馨”文艺家。


 

 

 

| 板栗树,构建一种秩序
陈颉

 

八月肩头,小长条白色碎花

一寸寸覆盖,这明朗的喜悦领着情歌

迅速醒来,老家的山坡留下我的孤独

 

一棵或者几棵板栗树,儿时的记忆

一定有先后的顺序,包括成熟的日子

也包括油板栗或者毛板栗这种味觉的荡漾

 

一直在观望,有时也陷入一种困惑

担心一朵细碎的花儿从风的缝隙中逃走

只把踪影留给姿态

 

有时躺在地上,皲裂的老树

一巢嗷嗷待哺的小鸟

就那么撩动我孤寂的内心

直到枝丫突现一个个带刺的细小圆球

 

十月,短暂而真实,躲在树下

听一枚枚爆裂的果实,在落叶间、草丛中

漫不经心构建一种秩序,开花结果

繁衍生息,一棵树在重新救赎安生之所

 

 

 

陈颉,男,土家族,七十年代出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诗刊》《北京文学》《星星》诗刊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多篇(首),有作品入选《中国年度最佳诗歌》《中国诗歌排行榜》等多种诗歌选本及中小学课外阅读教材。出版《最是澧水》《两年间》《澧水,澧水》等诗集,曾获首届刘半农诗歌奖等。


 
 

图片

 

 

 

 

| 老屋场
向延波

 

祖父母先后去了后山

和他们的父母团聚了

还有一大群已经不知道怎么称呼的远祖

一大家子就那么挤挤挨挨地住着

突然明白后山为什么叫老屋场

看起来很安静

其实也很热闹

原来他们和我们没什么两样

只是换了个地方

换了种活法

 

手中的农活都交给了下一代

所有遭遇的不公平

都被黄土抹平了

我们在山下养鸡

他们在山上养蚂蚱

我们听鸡犬之声

他们看花开花落

尘世的阳光依旧热烈地缝补

他们熟悉的日子 

 

除夕晚上照例去给他们送亮

一盏灯照亮他们的房前屋后

希望他们新年的日子亮亮堂堂

再烧些纸钱

或许可以贴补家用

我们一一呼唤他们的名字

所有的蓑草落叶都轻微的回应

 

下山时

父亲和母亲通常会指着其中的一块空地方

那是他们相中的屋场

祖先们都听见了

不自主地往旁边挪了挪

 

 

 

向延波,男,1974年5月生,土家族,中共党员,本科文化。现供职桑植县委宣传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三百工程”文艺人才,张家界市作协副主席,桑植县作协主席。迄今在《诗选刊》《文艺报》《中国作家》《散文百家》《民族文学》《今古传奇》《青年文学》《诗潮》《鸭绿江》《星星诗刊》《绿风》《湖南文学》《创作与评论》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小说约500余万字,多次获奖,作品入选《中国新诗选》《湖南新湘军文艺作品选》《当代诗选》等多种选集,代表作有长篇小说《澧源往事》《普水镇》。出版小说集《无名指》《美人痣》。长篇小说《大土司》获2016年中国作协少数民族重点扶持。


 

 

 

| 天门狐仙
高宏标

 

愿为一千年的狐狸

愿做一万年的神仙

 

多少次,我重复屈原的天问

所有沉默的回答,从天幕上跌落

砸在湘西的这片土地上

语言被搁浅

人物渐次隐退

只有石头,只有那些血性的石头

像刀斧一样,偷偷地

把天空的围墙凿了一个洞

 

曾经如此狡猾的狐狸

美丽、善良、忠诚,无所畏惧

傩的面具和神秘的图腾

挡住了最亮的目光

是谁,让我们把自己丢进深渊

一个剧场,一个故事,一座仙山

人们蜂拥而至,怦然心动

那轮明月,照亮了山峦

温暖了每一张脸和每一场爱情

 

其实,狐在天亮之前

已循天门山洞而去

为你留下的

九百九十九级台阶

就是你追随的九百九十九个理由

就是你跨越的九百九十九条河流

 

 

 

高宏标,笔名鸿子,湖南省张家界市人,毕业于湖南师大中文系。湖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张家界市诗歌学会会长,中国(张家界)诗歌自媒体联盟执行会长兼秘书长,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诗峰》网刊主编。作品发表于《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芙蓉》《湖南文学》《延河》等。诗作入选数十种选集。已出版诗集《我无法守住万物的密语》《潜伏在人间的密语》。认为诗歌就是心灵的自由表达和万物的密语释放。


 

图片

 

 

 

| 北正街和解放路
小北

 

北正街应该要栽满樱桃花

解放路要栽满鸽子花

这样三月,我就可以在北正街看樱桃花

五月又走到解放路,看鸽子花

 

北正街和解放路相交

我们就站在十字路口

从三月等到五月

再从五月等到三月

 

我对时间没有要求

就依靠北正街的坡度

从北面滚下来一些

让人泪流满面的花瓣来

 

有一次,是遇到一场雨,你站在树下

你的身体是世间最好的琴

花也弹你

雨也弹你

 

 

 

小北,本名罗舜,土家族,湖南桑植人。毛泽东文学院第二十期学员。《诗歌周刊》2019年度诗人。出版有长篇小说《向小北向北》,诗集《马桑树的故乡》。


 

 

 

| 我曾遇见一个女孩
胡小白

 

可可托海旁,我曾长久地跟随一个提水壶的女孩

往山上走。我们都没有正面交出自己

不管怎样,我愿相信她拥有一张真实生活着的活着的脸

阳光在她五彩裙上留下深浅不一的脚印

倔强的发丝逆风站立

无数个瞬间,我渴望她停下来,连同照在她身上的目光

在坚韧圣洁的白桦树旁休息

内心的门自然打开

我将鼓足勇气,与双手的颤栗进行搏斗

为她提起及腰重担

我们将一起抵达,奶牛低头啃食青草的帐篷旁

万千云朵俯身,并盛开

 

 

 

胡小白,1990年生。瑶族。教育工作者。现居湖南张家界。2021年入选第11届十月诗会;2019年参加新时代湖南青年诗人培训。湖南诗歌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教师分会理事。作品发表于《诗刊》《散文诗》《中华文学》等。


 

 

图片

 

 

 

何谓远方
王馨梓

 

乡府大院走五十步

即至临街食堂。每当饭时

大家习惯蹲在门槛边闲聊,发呆

 

她常常走神。这条刚建成不久的柏油马路

运送着零星的路人和车辆

也运送迷惘

 

往左,山高路冷,但离星空更近

往右,无穷险途带来无尽希望

 

远远望去,她成了事件的分水岭

无论走哪一条,另一条将蛇一样尾随

 

多年后,她才看清真相——

蹲在门槛边的人,是第三条路。

 

 

 

王馨梓,土家族,张家界人居长沙。简单生活,认真工作,安静写诗。作品见《诗刊》《星星》《草堂》《诗潮》《芙蓉》《十月》《草原》《阳光》《湖南文学》《湘江文艺》等。


 

 

 

| 在喀拉峻草原
袁碧蓉

 

我们坐在草甸上

对面,天山连着天山,雪连着雪

犹如一个永恒连着一个永恒

不远处,吃草的羊群,像天使,无视我们存在

金黄色金连花、净白色卷耳、深紫色薰衣草

还有苜蓿,淡蓝色勿忘我

它们深深浅浅摇曳样子

像这些年你对我讲过的那些话

此刻,唯一的痛苦,是不能停下来之苦

但我知道

三个月以后,这里,将被大雪一层层覆盖

 

 

 

袁碧蓉,张家界人,诗歌爱好者。


 

 

图片

 

 

 

| 格桑花
小金子

 

秋风从山口跑来,拼命向我解释

银杏叶黄了,松针落了,格桑花败了

这些都不是它干的

 

格桑花是来自哪里的山神

为啥拿走了去往田园的小路

为啥赖着不走,挤兑草民

需要解释的太多,不如

相信秋风一回,让它带走所有的落叶

将人间的秋装邮寄给天庭

 

秋风吹来,格桑花还活着

不停地向我招手

 

 

 

小金子,原名周明,土家族,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诗歌学会、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31期少数民族作家高研班、毛泽东文学院第十三期学员。已在《民族文学》《星星》《绿风》《诗潮》《扬子江诗刊》《湖南文学》《西部》《散文诗》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若干。有作品入选各种选本。


 

 

 

| 盐帮古道
全迎春

 

一穿过雷家山寨

腿就伸到了花溪谷

 

清一色的石板

3000多米

想亲近

 

坐上去

风在扭动腰肢

 

也许我的前世就是块石板

要么是马蹄

或者一双草鞋

 

路过的

像茶像信一样

从元末明初

只有两旁的花期通报季节

 

我也只是路过

像当年年轻的母亲

把桐子叶包裹的饭菜

浸在溪水

蝉声也会馋

 

小雨如汗滴

刚激动了石板

就去了别处

 

 

 

全迎春,湖南省作协会员。曾有文字发表在《民族文学》《湖南文学》《芙蓉》《散文世界》等刊物。诗歌是自己的另一面。


 

 

图片

 

 

 

| 秋天又远了
江左融

 

这样红红橙橙热闹着的秋天,又要远了

亲爱的,你什么时候

才让我等到你的来?

站满一根根石柱的张家界

也站满了空前的孤绝

 

当阳光照向它们的时候,我分明看见

崖间的松枝,在万道金光中柔软下来

漫山白雾袭绕,迷幻又迷人

那些飞翔的鸟儿、仰着笑脸的花草

都沦陷不见了,沦为一座山的秘籍

 

只有山间的风声,日复一日从不停歇

它有时吹得轻、有时重

就像我俩之间的爱,时而淡、时而浓

远远近近,总是变幻莫测中

 

 

 

江左融,居张家界,教育行业任职,湖南省作协会员,毛泽东文学院第十九期学员,作品见《海外文摘》《中国诗人》《绿风》《岁月》等。


 

 

 

| 我所能说的
胡良秀

 

我所能说的

是关于今天特别的寒冷

这是你也能感受到的实事

我无法说出的事物

是藏在灵魂背后

看不见的那块光斑

 

天空依然萧瑟

 

大朵大朵白云坐在上面

亮出蘑菇云的面孔

嵌满絮状的温暖

将天空缀满补丁

 

我所能描述的是

飞向天空的小鸟

这也是你能看到的情景

我无法说出的是

之后的命运

这也是你无法提及的

真相

 

 

 

胡良秀,常德澧县人,现居张家界,在《星星诗刊》《湖南文学》《创作与评论》《作家天地》《散文诗》《文学风》等刊物上发表诗歌,出版诗集《穿透大地的温情》《天亮前我必须醒来》。作品被选入《中国诗歌百年精选》。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张家界市作协副主席,张家界市诗歌学会副会长、张家界市永定区文联副主席兼作协主席。


 

 

图片

 

 

 

| 闪光的陀螺
喻灿锦

 

快到终点站

穿梭中的小贩

拿出据说最后两个陀螺

放地上  旋转

 

陀螺放射炫目的光

唱悦耳的歌

变换着七彩霓裳

 

看着这天外来物  闪闪发亮

忽然怀念儿时

那朴素的木陀螺

没有炫目的色彩

兀自孤独地旋转、旋转、旋转

 

我看到  一个年轮中

又一个年轮

在数不尽的光阴中  

反复  流连

 

 

 

喻灿锦,土家族,笔名怪味苏。张家界人,供职于建行湖南省分行。中国散文学会、中国金融作协、湖南省作协、省诗歌学会、省散文学会会员。省金融文联副秘书长、省金融作协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鲁迅文学院湖南诗歌班、毛泽东文学院第七期中青年作家班学员。作品见于《芙蓉》《青年文学》《散文百家》《湖南作家》《湖南散文》《诗歌世界》《湖南报告文学》《桃花源诗季》《湖南日报》《长沙晚报》等报刊。获第四届路遥全国青年文学奖、中国金融文学奖等。


 

 

 

| 标题
陈素凡

 

整个县城,墓地萤火虫最多

但没人去

看我和彭慧,跟随一只萤火虫,误入了墓地

当时并不知情

我们聊起了人间快乐事

现在想想,那晚只有零星的蛙鸣

风也是轻轻的

群鬼更是默不作声

怕把我们的欢笑

变成尖叫

 

 

 

陈素凡,张家界学院在校学生。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