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学会 ● 2022全新启航!
欢迎来访中国诗歌学会!
  1. 高级搜索
  2. 加入收藏
  3. 帮助中心
    1. 网站地图
    2.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鉴赏 > 名家名作
春风再一次刷新了世界 | 立春,我们的诗篇
日期:2022-02-13 14:32:45  来源:未知  作者:云中君  点击:6254


图片

本期摄影:陈雅红

 

 

 

 

 

春风再一次刷新了世界

李少君 

 

寒冷溃退,暖流暗涌

草色又绿大江南北

春风再一次刷新了世界

 

浓霾消散,新梅绽放

卸下冬眠的包袱轻装出发

所有藏匿的都快快出来吧

                       

马在飞驰,鹰在进击

高铁加速度追赶飞机的步履

一切,都在为春天的欢畅开道

 

海已开封,航道解冻

让我们解开缆绳扬帆出海

驱驰波涛奔涌万里抵达天边的云霞

 

 

————————————————

 

一群向春天行走的喜鹊

龚学敏

 

一群向春天行走的喜鹊,披着麦苗的

地毯。

皮卡车载着小河透明的细腰,

在农区的平坝上

收捡陈年的鸟鸣。

 

春雪成为第一拨雨的推土机,被一群喜鹊

的油鼓动在春天的路上。

鱼从冰中伸出右手,拨动酥油灯

藏历中的节气。

女人们背水的路上,铺满金子呓语

的早课声。

 

黑白间来回的舞姿,被疾走的喇嘛言中。

奉献给太阳的山坡,插满经幡。

月亮,正在分娩冰封的河中

水的种子。

 

喜鹊,我听到了水发芽的声音。

 

 

——————————————————

 

图片

 

 

秘密

张清华

 

墙内的杏花开成了什么样子

无人知晓。有人只是看见了

山墙外的一支,她招摇着如同

一件春光乍泄的裙子,有故意让你

受惊吓的意思。这就是春天了

由你想象,无需多虑,就如

女孩子的年龄,抑或是一本诗集的印数

以及,今春死神账簿上的通知书

 

 

——————————————————

 

春天来了

海男

 

我又活过了冬天。这些低矮栅栏下我的

小羊羔们奔出栅栏了。我的诗篇啊

就像一匹印花布装饰了无垠的白

那些用弓箭手速度替代了我信笺的云

总在我胸前起伏跌宕。最艰难的决定

过去了:在乌云密布的时空召唤中

我穿过的旧衣服将剥离而去

量体又裁衣后

三天后我将穿上新装。春天来了

我给你从天空翅膀下捎来了绿蚕豆和青椒

我给了你这一年将开始的新栅栏

我小小的庭院,山茶花绽开

我将活下去的一山一水像一本书翻开

 

有了序曲,将编织新密码

春天来了,为燃烧的烈烟我准备好了舞步

 

 

————————————————————

 

春分

北乔

 

一片绿叶

一朵桃花

不经意间掀起天地间的宏大

所有的声音屏住呼吸

燕子,那黑色的剪刀

划出羞色与柔情

春天醒来的样子

让人有些心疼

 

温润的唇边,全部的语言相互依偎

春光聚集在眉梢,按捺不住脚步

 

艳舞的水袖已经轻吟渔光曲

一枚粉红落在书页间

左边是春,右边是春

微颤的心跳在中间

阳光在青草上

走出一行行古典的诗

 

刚从冬天走出的我,错过了

半个春天,一头小兽迎面而来

 

 

———————————————————

 

图片

 

 

老树

林秀美

 

只有在这里 寂寥才伸手可触

它是一棵树的形状 或叶的形状

躯体顺从清风 向来的方向深深弯腰

 

一棵老树 也不会比青云山更早扎根在这里

它数过盐粒 白色的海浪 蛛网 晚霞

它们的触角张开

借助水和空气 亲密地依偎

 

树枝在摇晃 阳光每片叶子都住着一颗星星

人世间的时光 时而清澈

时而低沉

 

 

——————————————————

 

在阿尔丁植物园

寒冰

 

阿尔丁,一个蒙古语的名词

我在这亲切的名词里

坐在植物园的长凳上

眺望阴山的过往

一块石头画里的乾坤

让我心驰神往。同时

我也希望依然料峭的春风

能够告诉我杏花何时灿烂

几只盘旋在晴空的喜鹊

落在了植物园泛青的柳枝上

新春的喜庆瞬间开始生动

也吸引了我停在远方的目光

 

我对喜鹊说,你好

一树的喜鹊展翅跳跃,与我互致问候

我是真诚的,喜鹊应该也是真诚的

因为包头是真诚的。更重要的是

我把对一座城市二十多年的祝福

也告诉了这一树的喜鹊,还有我

曾奔跑在这座城市里的青春

 

 

——————————————————

 

图片

 

 

春天

吴投文

 

如果不是来自春天的冲动

你会躲入枝头的花瓣中去吗?

在离地三米的地方

风托举满树繁花的信诺

 

你仰起头,希望够到你的那一朵

它在高处颤动着,含着光洁的笑容

你踮起脚尖,伸出渴慕的左手

右手却在悄悄冒汗,濡湿天空的眼神

 

你突然怔住在旋转的花影中

此刻,所有的花朵都拥向你的身体

每一朵都喊着你的名字

你来不及应答,身体停在空中

 

没有另一个人替代你哭泣

你忍住泪,踮起心中的哀悼

每一朵花都是生命的精灵

此刻却呼啸着,把你渐渐淹没

 

 

————————————————————

 

北京春天

杨碧薇

 

被严冬紧捂口鼻的婴儿,

终于犟过头,舒了一口气。

春天,从北京城的耳垂、指尖、腰,

从它初醒的脚踝上生出枝叶。

该青的青,该香的香;

该嫩的拉住风的衣带,任性地打秋千。

杨絮写下第一首自由的诗,

樱花把寺院红墙做镜子,

蘸上春光涂胭脂

——从车窗内往外看,

她一晃而过的侧影是一支

媚得惊心动魄的琴弓,

此刻我心口的弦恰好微微一颤。

 

多么久违:天空,福祉,尘世的匕首。

多么永恒:绚烂中的悲,深海里的静。

因为短暂,北京的春天才倍显珍贵:

这些魔幻的生长将魔幻地消失,

这些丰富的层次,会很快被削平。

 

 

————————————————

 

图片

 

 

春天,出去走一圈心情就好些

师力斌

 

看到夕阳下的百亩麦地

楼群的压抑就少些 

与杨树林相比,人这样矮

新发的小草紧贴地面,挨着空旷

仿佛它的母亲

 

乌云来得快,去得也快

百年来,时悲时喜,承受力越来越强

天空是最大的屏幕呢

快乐从你心里滚出来

变成旷野里的孩子

 

这便是岁月

无知不是幸福,但他们单纯得

像泥土的宠物。头发油黑细软,心中无碍

手拿一只纸飞机,便拿到了自由

以及绵绵无尽的苍穹

 

 

———————————————————

 

春天的模样

邵悦

 

春天,是看不见的

比如:身高多高,体重多重?

脾气怎样,年芳几何?

讲哪种语言,说普通话还是方言?

奔跑路上,还是飞行空中?

写的诗句哲理,还是抒情?

 

春天,是随处可见的

全部模样,都在人间了——

容颜,桃花般娇粉

腰身,翠柳般婀娜

笑声,冰雪消融般爽朗

说起话来,燕语莺声

 

春天的好日子

在绿水青山的影射里

春天的荣耀

在山乡振兴,一家一户的

门楣里

 

 

————————————————————

 

图片

 

 

飞瀑

赵晓梦

 

没有什么比这更偶然的了

我被缩小在片瓦的凉亭里

水从比天空更高的山崖坠落

脚下的深潭早已乱成一锅粥

群山被瀑布的幸福感染

阳光和白云奔跑在裸露的岩石上

飞鸟的翅膀淹没了山岭

声音回响着声音,声音是最好的

证明:

“这世界活着并且在燃烧”

 

镇定,我让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

保持镇定,直到肩膀顶着心

直到风把悬崖从肩头卸下

生活的碎屑,无与伦比的犹豫与胆怯

在众山皆响的激流中重新命名

身边不再被注意的人和事

也被这敞亮收容,被打磨成不可见

很少惊慌的树,整个下午

都没再落下支撑梦境的松针

 

 

———————————————————

 

春天又一次进入到村子里

耿翔

 

带着风的凌厉,大地的手上

捧出的每朵花,都藏满春寒

 

这个时候,风已翻遍

大地上每一座,需要苏醒过来的山梁

门口的树木,已被吹薄云层

带着哨音,空袭地面的风

吹出冷藏在,一些敏感部位的花朵

苫在屋顶上,可以划破天空的

瓦片,也从灰色里

暴露出数丛,活着的苔藓

 

像带着一身的,药力

春天又一次,进入到村子里

进入到一些人,刻凿在身体的印象里

他们打住,和一些远在

天上的神灵,还没有说完的话

起身的土地,在种地人手里

就像一匹,发情的牲口

遇见好的种马

 

身上的棉袄,如果脱得晚了

也会在春寒里,被身体撑破

 

 

——————————————————

 

图片

 

 

一个人站在春雪里

董庆月

 

一个人站在春雪里,不必急于奔跑

沿着大雪纷飞的姿势

我跃进树枝,房屋,土地……

任由自己慢下来,删减修辞、黯淡

 

一个人穿着黑色羽绒服站在春雪里

我兀立的身影,以及被雪映亮的诗歌

像一个小小的隐喻。

所有的道路开始朦胧,极精炼的白色

用寓言祝福每一粒春天的种子

 

被打落、折断的树叶、枯枝

把温暖留给至纯的草

是的,雪花挤出一滴泪,草籽就发芽了

春天就发芽了

万物都在自己的影子里发芽

与雪花站在同一片土地上会发光

 

一个人站在春雪里,不必急于奔跑

雪的星光纷纷为我铺满前程

 

 

——————————————————

 

图片

 

 

秦岭以北的春天

第广龙

 

早上,一滴阳光,溅落在我的手臂上

如一滴蜜汁。又一个春天,越过远方的雪线

在秦岭以北安家。杏花的红,桃花的红

慢慢加重了颜色,油菜花调色

一开始就重,就浓烈,泼出去了所有颜料

 

我看到牧蜂人的蜂箱

向这块潮湿起来的土地搬运

在山路的拐弯处,停留下来

一群在未央收费站失散的蜜蜂,慌乱的样子

就像我当年初到。如今

我已经在这片宽容的天空下

经历了十次季节的转换

 

田野里,机井打开,地下水翻涌

麦子怀着淀粉,正在赶路

灞河的河滩上,拉沙车正在喘息

翻修的是牲口圈,是鸡棚,是蔬菜大棚的土墙

高处,低处,杨柳摆舞,用云朵灌溉着丰硕起来的树冠

 

我敬重属于我的每一年春光

今天,我出去理发,似乎这是我的又一次新生

把简单的生活,就这样过下去

对于生长怀有爱恋

对于春天,我由衷喜悦

 

在这里,我的祖国足够大

在这里,我的温暖

真实而又具体。分明还有许多活跃在远处的

没有包括进来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鉴赏 > 名家名作

春风再一次刷新了世界 | 立春,我们的诗篇

日期:2022-02-13 14:32:45  来源:未知  作者:云中君  点击:6254
本期摄影:陈雅红 春风再一次刷新了世界 李少君 寒冷溃退,暖流暗涌 草色又绿大江南北 春风再一次刷新了世界 浓霾消散,新梅绽放 卸下冬眠的包袱轻装出发 所有藏匿的都快快出来


图片

本期摄影:陈雅红

 

 

 

 

 

春风再一次刷新了世界

李少君 

 

寒冷溃退,暖流暗涌

草色又绿大江南北

春风再一次刷新了世界

 

浓霾消散,新梅绽放

卸下冬眠的包袱轻装出发

所有藏匿的都快快出来吧

                       

马在飞驰,鹰在进击

高铁加速度追赶飞机的步履

一切,都在为春天的欢畅开道

 

海已开封,航道解冻

让我们解开缆绳扬帆出海

驱驰波涛奔涌万里抵达天边的云霞

 

 

————————————————

 

一群向春天行走的喜鹊

龚学敏

 

一群向春天行走的喜鹊,披着麦苗的

地毯。

皮卡车载着小河透明的细腰,

在农区的平坝上

收捡陈年的鸟鸣。

 

春雪成为第一拨雨的推土机,被一群喜鹊

的油鼓动在春天的路上。

鱼从冰中伸出右手,拨动酥油灯

藏历中的节气。

女人们背水的路上,铺满金子呓语

的早课声。

 

黑白间来回的舞姿,被疾走的喇嘛言中。

奉献给太阳的山坡,插满经幡。

月亮,正在分娩冰封的河中

水的种子。

 

喜鹊,我听到了水发芽的声音。

 

 

——————————————————

 

图片

 

 

秘密

张清华

 

墙内的杏花开成了什么样子

无人知晓。有人只是看见了

山墙外的一支,她招摇着如同

一件春光乍泄的裙子,有故意让你

受惊吓的意思。这就是春天了

由你想象,无需多虑,就如

女孩子的年龄,抑或是一本诗集的印数

以及,今春死神账簿上的通知书

 

 

——————————————————

 

春天来了

海男

 

我又活过了冬天。这些低矮栅栏下我的

小羊羔们奔出栅栏了。我的诗篇啊

就像一匹印花布装饰了无垠的白

那些用弓箭手速度替代了我信笺的云

总在我胸前起伏跌宕。最艰难的决定

过去了:在乌云密布的时空召唤中

我穿过的旧衣服将剥离而去

量体又裁衣后

三天后我将穿上新装。春天来了

我给你从天空翅膀下捎来了绿蚕豆和青椒

我给了你这一年将开始的新栅栏

我小小的庭院,山茶花绽开

我将活下去的一山一水像一本书翻开

 

有了序曲,将编织新密码

春天来了,为燃烧的烈烟我准备好了舞步

 

 

————————————————————

 

春分

北乔

 

一片绿叶

一朵桃花

不经意间掀起天地间的宏大

所有的声音屏住呼吸

燕子,那黑色的剪刀

划出羞色与柔情

春天醒来的样子

让人有些心疼

 

温润的唇边,全部的语言相互依偎

春光聚集在眉梢,按捺不住脚步

 

艳舞的水袖已经轻吟渔光曲

一枚粉红落在书页间

左边是春,右边是春

微颤的心跳在中间

阳光在青草上

走出一行行古典的诗

 

刚从冬天走出的我,错过了

半个春天,一头小兽迎面而来

 

 

———————————————————

 

图片

 

 

老树

林秀美

 

只有在这里 寂寥才伸手可触

它是一棵树的形状 或叶的形状

躯体顺从清风 向来的方向深深弯腰

 

一棵老树 也不会比青云山更早扎根在这里

它数过盐粒 白色的海浪 蛛网 晚霞

它们的触角张开

借助水和空气 亲密地依偎

 

树枝在摇晃 阳光每片叶子都住着一颗星星

人世间的时光 时而清澈

时而低沉

 

 

——————————————————

 

在阿尔丁植物园

寒冰

 

阿尔丁,一个蒙古语的名词

我在这亲切的名词里

坐在植物园的长凳上

眺望阴山的过往

一块石头画里的乾坤

让我心驰神往。同时

我也希望依然料峭的春风

能够告诉我杏花何时灿烂

几只盘旋在晴空的喜鹊

落在了植物园泛青的柳枝上

新春的喜庆瞬间开始生动

也吸引了我停在远方的目光

 

我对喜鹊说,你好

一树的喜鹊展翅跳跃,与我互致问候

我是真诚的,喜鹊应该也是真诚的

因为包头是真诚的。更重要的是

我把对一座城市二十多年的祝福

也告诉了这一树的喜鹊,还有我

曾奔跑在这座城市里的青春

 

 

——————————————————

 

图片

 

 

春天

吴投文

 

如果不是来自春天的冲动

你会躲入枝头的花瓣中去吗?

在离地三米的地方

风托举满树繁花的信诺

 

你仰起头,希望够到你的那一朵

它在高处颤动着,含着光洁的笑容

你踮起脚尖,伸出渴慕的左手

右手却在悄悄冒汗,濡湿天空的眼神

 

你突然怔住在旋转的花影中

此刻,所有的花朵都拥向你的身体

每一朵都喊着你的名字

你来不及应答,身体停在空中

 

没有另一个人替代你哭泣

你忍住泪,踮起心中的哀悼

每一朵花都是生命的精灵

此刻却呼啸着,把你渐渐淹没

 

 

————————————————————

 

北京春天

杨碧薇

 

被严冬紧捂口鼻的婴儿,

终于犟过头,舒了一口气。

春天,从北京城的耳垂、指尖、腰,

从它初醒的脚踝上生出枝叶。

该青的青,该香的香;

该嫩的拉住风的衣带,任性地打秋千。

杨絮写下第一首自由的诗,

樱花把寺院红墙做镜子,

蘸上春光涂胭脂

——从车窗内往外看,

她一晃而过的侧影是一支

媚得惊心动魄的琴弓,

此刻我心口的弦恰好微微一颤。

 

多么久违:天空,福祉,尘世的匕首。

多么永恒:绚烂中的悲,深海里的静。

因为短暂,北京的春天才倍显珍贵:

这些魔幻的生长将魔幻地消失,

这些丰富的层次,会很快被削平。

 

 

————————————————

 

图片

 

 

春天,出去走一圈心情就好些

师力斌

 

看到夕阳下的百亩麦地

楼群的压抑就少些 

与杨树林相比,人这样矮

新发的小草紧贴地面,挨着空旷

仿佛它的母亲

 

乌云来得快,去得也快

百年来,时悲时喜,承受力越来越强

天空是最大的屏幕呢

快乐从你心里滚出来

变成旷野里的孩子

 

这便是岁月

无知不是幸福,但他们单纯得

像泥土的宠物。头发油黑细软,心中无碍

手拿一只纸飞机,便拿到了自由

以及绵绵无尽的苍穹

 

 

———————————————————

 

春天的模样

邵悦

 

春天,是看不见的

比如:身高多高,体重多重?

脾气怎样,年芳几何?

讲哪种语言,说普通话还是方言?

奔跑路上,还是飞行空中?

写的诗句哲理,还是抒情?

 

春天,是随处可见的

全部模样,都在人间了——

容颜,桃花般娇粉

腰身,翠柳般婀娜

笑声,冰雪消融般爽朗

说起话来,燕语莺声

 

春天的好日子

在绿水青山的影射里

春天的荣耀

在山乡振兴,一家一户的

门楣里

 

 

————————————————————

 

图片

 

 

飞瀑

赵晓梦

 

没有什么比这更偶然的了

我被缩小在片瓦的凉亭里

水从比天空更高的山崖坠落

脚下的深潭早已乱成一锅粥

群山被瀑布的幸福感染

阳光和白云奔跑在裸露的岩石上

飞鸟的翅膀淹没了山岭

声音回响着声音,声音是最好的

证明:

“这世界活着并且在燃烧”

 

镇定,我让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

保持镇定,直到肩膀顶着心

直到风把悬崖从肩头卸下

生活的碎屑,无与伦比的犹豫与胆怯

在众山皆响的激流中重新命名

身边不再被注意的人和事

也被这敞亮收容,被打磨成不可见

很少惊慌的树,整个下午

都没再落下支撑梦境的松针

 

 

———————————————————

 

春天又一次进入到村子里

耿翔

 

带着风的凌厉,大地的手上

捧出的每朵花,都藏满春寒

 

这个时候,风已翻遍

大地上每一座,需要苏醒过来的山梁

门口的树木,已被吹薄云层

带着哨音,空袭地面的风

吹出冷藏在,一些敏感部位的花朵

苫在屋顶上,可以划破天空的

瓦片,也从灰色里

暴露出数丛,活着的苔藓

 

像带着一身的,药力

春天又一次,进入到村子里

进入到一些人,刻凿在身体的印象里

他们打住,和一些远在

天上的神灵,还没有说完的话

起身的土地,在种地人手里

就像一匹,发情的牲口

遇见好的种马

 

身上的棉袄,如果脱得晚了

也会在春寒里,被身体撑破

 

 

——————————————————

 

图片

 

 

一个人站在春雪里

董庆月

 

一个人站在春雪里,不必急于奔跑

沿着大雪纷飞的姿势

我跃进树枝,房屋,土地……

任由自己慢下来,删减修辞、黯淡

 

一个人穿着黑色羽绒服站在春雪里

我兀立的身影,以及被雪映亮的诗歌

像一个小小的隐喻。

所有的道路开始朦胧,极精炼的白色

用寓言祝福每一粒春天的种子

 

被打落、折断的树叶、枯枝

把温暖留给至纯的草

是的,雪花挤出一滴泪,草籽就发芽了

春天就发芽了

万物都在自己的影子里发芽

与雪花站在同一片土地上会发光

 

一个人站在春雪里,不必急于奔跑

雪的星光纷纷为我铺满前程

 

 

——————————————————

 

图片

 

 

秦岭以北的春天

第广龙

 

早上,一滴阳光,溅落在我的手臂上

如一滴蜜汁。又一个春天,越过远方的雪线

在秦岭以北安家。杏花的红,桃花的红

慢慢加重了颜色,油菜花调色

一开始就重,就浓烈,泼出去了所有颜料

 

我看到牧蜂人的蜂箱

向这块潮湿起来的土地搬运

在山路的拐弯处,停留下来

一群在未央收费站失散的蜜蜂,慌乱的样子

就像我当年初到。如今

我已经在这片宽容的天空下

经历了十次季节的转换

 

田野里,机井打开,地下水翻涌

麦子怀着淀粉,正在赶路

灞河的河滩上,拉沙车正在喘息

翻修的是牲口圈,是鸡棚,是蔬菜大棚的土墙

高处,低处,杨柳摆舞,用云朵灌溉着丰硕起来的树冠

 

我敬重属于我的每一年春光

今天,我出去理发,似乎这是我的又一次新生

把简单的生活,就这样过下去

对于生长怀有爱恋

对于春天,我由衷喜悦

 

在这里,我的祖国足够大

在这里,我的温暖

真实而又具体。分明还有许多活跃在远处的

没有包括进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