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学会 ● 2022全新启航!
欢迎来访中国诗歌学会!
  1. 高级搜索
  2. 加入收藏
  3. 帮助中心
    1. 网站地图
    2.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鉴赏 > 名家新作
读诗 | 爱是什么
日期:2022-02-13 15:39:21  来源:未知  作者:云中君  点击:5753

图片

 

 

 

| 爱是什么
树才

 

多少人在这个问题面前

困难得说不出话来

我只偶然听见过

一次确凿的回答

那是一个孩子仰着脸

在公交车里告诉妈妈的——

“爱是妈妈!”

 

这孩子也就三四岁大

周围的人都听见了

我当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我记得那一天

整整一天

我都没怎么说话

我不想说话

 

图片

 

 

 

| 绝望
孤城

 

春天在窗外喊哑多少回嗓子了?

那把木椅

再没能回到山林——回到一棵树

骚动的身子里

探出那些绿茸茸的,兴奋的小耳朵

 

寂静

静到在枯守的深夜,越来越能听懂

一把日渐疏松的椅子

发出的

闷吼

 

夜色无语苍凉,更迭如流

 

图片

 

 

 

| 辛丑之春
赵琼

 

辛丑之春,一朵花与另一朵

相对而开

一朵开得早一些

望着另一朵

春风,一次一次

像穿过山野一样

从它们的中间

一一穿过

 

此时的湖水初暖

眷顾每一行

从头顶划过的归雁

 

春风里,有两只气势汹汹的猫

相对着吼叫

春日的暖阳,一粒一粒

捻数着那些

吞噬着花朵的青果

 

曾覆盖于那条名叫冰河的河流上的坚冰

也已经完全消融

它的身份与心性

与其它任何一条河流的任务

完全相同

 

图片

 

 

 

| 在林间
牛梦牛

 

清晨,林间残存的积雪

仿佛羊群静卧在一首诗中……

 

我来得正好,这里有孤独的林中路

这里缺少一个孤独的牧羊人……

 

图片

 

 

 

| 梦里河山
龙扬志

 

翻开你的书册

里面都是我的河山

 

我们假装重逢于远方

一声惊叫,打着手势热情攀谈

纠正彼此流失的细节

 

日夜兼程出发,披星戴月归来

我的村庄已炊烟袅袅

捣衣声彼起此伏

 

吱呀一声

祖父刚好把门推开

 

图片

 

 

 

| 铁艺与炼诗
吴和君

 

至少有三件什物

反复挥锤的手臂

额头上的汗珠

裤管上大小不等的小洞

它们都形成不同圆形

或者是圆形的一部分

都掉入了周而复始的隙缝

 

至少有三种光芒可以指引方向

一是熊熊炉火

一是溅开来的火花

一是铁匠眼里折射出的……

 

至少有三个声音可以充盈耳膜

拉竿岀风箱的呼呼声

大锤小锤不同的捶打声

铁红入水的哧啦声

 

取一段捶打声

一截火花,一粒汗珠

完成三个连续动作

都入诗

还原千锤百炼的一小节

 

图片

 

 

图片

 

 

 

| 五月的谣曲
包苞

 

月光下想你,星辰半盏

泪水中种下针尖

 

人面前活人,风光无限

笑脸里埋着,一匹呜咽

 

辽阔的尘世上

心是孤灯一盏

 

黑黢黢的长夜里,想你

好像挖一座佛龛

 

图片

 

 

 

 

| 人间书
李向菊

 

如果早能够知道:你 

走了,就再不会回来 

当初,真应该 

把眼泪烧干,把 

声音连根拔掉 

如今,我独自行走在 

空空荡荡的人间 

一半的时间用来悔恨,一半的时间 

用来追忆 

那些浑浊的眼神以及包裹严实的心事 

常常被流水看穿 

自此,你,我,却从未重逢 

 

偶尔,你会 

来我的梦里。沉默或者迷离 

都带有我咽不下的忧伤 

我不能保证:和你 

在一起,我会怎样地爱你 

让我感到难堪的是: 

叫一声娘亲,你 

会不会,再唤 

我的乳名

 

图片

 

 

图片

 

 

 

| 刀刃上的时光
徐晓

 

时间的刀刃划破生活的脸

我所拥有的春光已所剩无几——

该怎样证明曾经活过的

那些真实的日子?

有人在刀尖上咆哮

有人在刀尖上打坐

还有人纵身投入世俗的热锅里

将自己煮成一汪沸水

 

我不愿在庸常的人世间活成一个标本

即使我常常怀疑内心里涌动的波澜

是否真正存在过

但有人总能将我从茫茫众生中一眼认出

那个朝着无尽的夜色

一直往前走的女子就是我——

她永远背离灯火

比起城市中的霓虹

她更喜欢旷野里的风

她清澈,不擅长告别

她总是在分别时悄悄转身

并忍不住热泪盈眶

 

图片

 

选稿:程晓琳

来源: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鉴赏 > 名家新作

读诗 | 爱是什么

日期:2022-02-13 15:39:21  来源:未知  作者:云中君  点击:5753
| 爱是什么 树才 多少人在这个问题面前 困难得说不出话来 我只偶然听见过 一次确凿的回答 那是一个孩子仰着脸 在公交车里告诉妈妈的 爱是妈妈! 这孩子也就三四岁大 周围的人都听

图片

 

 

 

| 爱是什么
树才

 

多少人在这个问题面前

困难得说不出话来

我只偶然听见过

一次确凿的回答

那是一个孩子仰着脸

在公交车里告诉妈妈的——

“爱是妈妈!”

 

这孩子也就三四岁大

周围的人都听见了

我当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我记得那一天

整整一天

我都没怎么说话

我不想说话

 

图片

 

 

 

| 绝望
孤城

 

春天在窗外喊哑多少回嗓子了?

那把木椅

再没能回到山林——回到一棵树

骚动的身子里

探出那些绿茸茸的,兴奋的小耳朵

 

寂静

静到在枯守的深夜,越来越能听懂

一把日渐疏松的椅子

发出的

闷吼

 

夜色无语苍凉,更迭如流

 

图片

 

 

 

| 辛丑之春
赵琼

 

辛丑之春,一朵花与另一朵

相对而开

一朵开得早一些

望着另一朵

春风,一次一次

像穿过山野一样

从它们的中间

一一穿过

 

此时的湖水初暖

眷顾每一行

从头顶划过的归雁

 

春风里,有两只气势汹汹的猫

相对着吼叫

春日的暖阳,一粒一粒

捻数着那些

吞噬着花朵的青果

 

曾覆盖于那条名叫冰河的河流上的坚冰

也已经完全消融

它的身份与心性

与其它任何一条河流的任务

完全相同

 

图片

 

 

 

| 在林间
牛梦牛

 

清晨,林间残存的积雪

仿佛羊群静卧在一首诗中……

 

我来得正好,这里有孤独的林中路

这里缺少一个孤独的牧羊人……

 

图片

 

 

 

| 梦里河山
龙扬志

 

翻开你的书册

里面都是我的河山

 

我们假装重逢于远方

一声惊叫,打着手势热情攀谈

纠正彼此流失的细节

 

日夜兼程出发,披星戴月归来

我的村庄已炊烟袅袅

捣衣声彼起此伏

 

吱呀一声

祖父刚好把门推开

 

图片

 

 

 

| 铁艺与炼诗
吴和君

 

至少有三件什物

反复挥锤的手臂

额头上的汗珠

裤管上大小不等的小洞

它们都形成不同圆形

或者是圆形的一部分

都掉入了周而复始的隙缝

 

至少有三种光芒可以指引方向

一是熊熊炉火

一是溅开来的火花

一是铁匠眼里折射出的……

 

至少有三个声音可以充盈耳膜

拉竿岀风箱的呼呼声

大锤小锤不同的捶打声

铁红入水的哧啦声

 

取一段捶打声

一截火花,一粒汗珠

完成三个连续动作

都入诗

还原千锤百炼的一小节

 

图片

 

 

图片

 

 

 

| 五月的谣曲
包苞

 

月光下想你,星辰半盏

泪水中种下针尖

 

人面前活人,风光无限

笑脸里埋着,一匹呜咽

 

辽阔的尘世上

心是孤灯一盏

 

黑黢黢的长夜里,想你

好像挖一座佛龛

 

图片

 

 

 

 

| 人间书
李向菊

 

如果早能够知道:你 

走了,就再不会回来 

当初,真应该 

把眼泪烧干,把 

声音连根拔掉 

如今,我独自行走在 

空空荡荡的人间 

一半的时间用来悔恨,一半的时间 

用来追忆 

那些浑浊的眼神以及包裹严实的心事 

常常被流水看穿 

自此,你,我,却从未重逢 

 

偶尔,你会 

来我的梦里。沉默或者迷离 

都带有我咽不下的忧伤 

我不能保证:和你 

在一起,我会怎样地爱你 

让我感到难堪的是: 

叫一声娘亲,你 

会不会,再唤 

我的乳名

 

图片

 

 

图片

 

 

 

| 刀刃上的时光
徐晓

 

时间的刀刃划破生活的脸

我所拥有的春光已所剩无几——

该怎样证明曾经活过的

那些真实的日子?

有人在刀尖上咆哮

有人在刀尖上打坐

还有人纵身投入世俗的热锅里

将自己煮成一汪沸水

 

我不愿在庸常的人世间活成一个标本

即使我常常怀疑内心里涌动的波澜

是否真正存在过

但有人总能将我从茫茫众生中一眼认出

那个朝着无尽的夜色

一直往前走的女子就是我——

她永远背离灯火

比起城市中的霓虹

她更喜欢旷野里的风

她清澈,不擅长告别

她总是在分别时悄悄转身

并忍不住热泪盈眶

 

图片

 

选稿:程晓琳

来源: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