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学会 ● 2022全新启航!
欢迎来访中国诗歌学会!
  1. 高级搜索
  2. 加入收藏
  3. 帮助中心
    1. 网站地图
    2.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征文活动
第二届南方诗歌节入围作品选登(一)
日期:2022-02-12 11:07:04  来源:未知  作者:云中君  点击:1278

 

“南方诗歌节”由粤港澳大湾区传统文化传承区广东省德庆县承办。

2019年11月14日,中国诗歌学会和广东省德庆县人民政府在德庆启动了第二届南方诗歌节“龙母故乡·诗萃德庆”中外原创汉语主题诗歌征集活动。

截止至2020年12月30日,共收到现代诗参赛作品2501件,其中古体诗1557件。经过初选、复审、初评,有57首现代诗、20首古体诗,进入终评。

现陆续选登经过初评进入终评的入围作品,作为将于2022年3月进行终评的入围作品公示。如发现选登作品中有存在抄袭、“洗稿”等违反征稿启事要求的作品,请以邮件方式反映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即取消进入终评资格。

 

联系人:马文秀

电话:010-64072207

邮箱:zgsgxh@126.com

 

 

 

 

图片

1号作品

图片

 

走进盘龙峡(组诗)

 

 

 

瀑布

 

谁导演了这一幕

谁导演了这壮观的一幕

 

是银河飞落九天么

漩湍的激流  飞珠溅玉

奔腾的啸声  咆哮如雷

抖闪的水光  摇天撼地

 

如果不放逐生活的平庸

纵然你激情满怀  义无反顾

且果敢地奋身一跃

恐怕也难有这慑人魂魄的

声威啊

    

 

水车

 

站在溪水的落差处

那些沿着车叶爬动的水

兀自忙碌着  推动叶轮

推磨、樁米、浇地

 

可在我的眼里

那沿着车叶爬动的水

正以低缓且深沉的旋律

吟唱一曲古老的歌谣

唱在岁月深处

 

不只是盘龙峡的一处风景

更让人领略农耕文明的风情

 

 

漂流

 

一声声夸张的呐喊

伴着激流勇进奔涌的节奏

我和同伴坐在橡皮舟里

开始新奇惬意的漂流

 

一会儿弹跳着跃上浪巅

一会儿猝然跌进波谷

不只尽享与浪共舞的狂野

也体验魂飞体外的刺激

 

也许信念与力量  才是

橡皮舟破浪前行的橹

 

 

高空悬索

 

一边是悬崖 嶙峋陡峭

一边是绝壁 清奇如削

许是为体验这盘龙峡奇观

我以一种好奇的姿势

举目仰望天空

 

蓦地 一缕阳光

透过绝壁悬崖之间的缝隙

照在一根横空的悬索上

只见一位身怀绝技的高手

在阳光里舞蹈

 

这时 起风了

悠长的悬索在风中晃来荡去

真为那位高手捏了一把汗

不想 我听见我的心跳

比远来的风还急

 

 

桃花湖落日

 

泛着血光  欲落未落

谁给天宇洞开一个创口

 

一湖春水  波澜不惊

宁静如一页摊开的稿纸

待等我挥笔抒写

 

缓缓下沉  一滴凝重的血

落在我写意的诗上

 

 

夜宿桃花寨

 

骤然醒来  一听

喜鹊站在窗外的枝头上

高一声低一声地叫着

惊醒我的桃花梦

 

只有枕边昨夜读的《桃花源记》

还沉醉在我的梦里

 

 

盘龙峡留影

 

走进盘龙峡  就像走进

一幅绚丽多姿的山水画里

我就是画中人

 

来  请打开手机的镜头

用不着精心选择这奇山异水

就让山水绚丽的光与影

作为我的背景

 

留影盘龙峡  留的是纪念

珍藏的却是记忆

 

 

——————————————

 

 

 

 

图片

2号作品

图片

 

 

在秋风中,回望黄河故道

 

留下  满地的苍茫

黄河  只身去了远方

一只顺流而下的陶罐  躺在干裂的河床

散乱的桨橹

去无可去  回不能回

 

长堤上  一只鸦鸟踏着夕阳

几缕云  总也拦不住

这世间的万物啊

该启幕的启幕  该退场的退场

 

 

长堤

 

长堤  托举着夕阳

河水  在历史深处汪洋

斑驳的古船  静泊在时间之外

故道  一片苍凉

孤独地站在长堤上  那株干枯的古树比苍凉还要苍凉

 

抹去了最后一粒鸟鸣  黄昏

捧出星子的光芒

万物  早已不复初始的模样

无所不容的夜色

怜悯地抱着长堤  在路上

 

 

黄昏的河床

 

黄河换路之后  头也没回过

你的干裂的嘴唇  到处都是创伤

千年来依旧沉默着  最小的秘密也在内心隐藏

怀抱一支历史的桨橹  并非为了再度校正水流的方向

一株枯草低着头  诸神在上

实在不能  一把抱起整条故道啊

风雪就要抵临了  面对着黄昏

独自徘徊着  我又怎能不做点什么

 

 

行走,在堤上

 

黄河改道时  我一点也不知道

就那样  它冲开时间的通道

低吟着  一路匆忙

奔波至暮年  我才抵达

诸神  早已退场

多想抚摸一下故道啊  一伸手

一场大雪就迎面压来  我的迟到不能原谅

 

 

落日

 

红灯在西天一亮  鸦鸟就以减速的方式还乡

大堤上的一株枯树  伸手指挥着方向

河床上  那只匆忙赶路的瘦狼突然扭头回望

一枚坠落的黄叶  被风斩断了归路

所谓叶落归根  落是必然的

归  只不过是在路上

 

 

列车与故道

 

在商丘以东

列车  与故道平行

列车行  故道也行

列车上的人  看到的是沧桑

故道上的沙  听到的是钟鸣

过了徐州

故道向西  悄然回归了历史

列车向东  时间被秘密引领

 

 

河床上,一柄立着的桨

 

一眼就看到了那支斑驳的船桨  在故道深处

对峙着  与十面埋伏的黄沙

一只红眼睛蜥蜴  惊恐地爬过

我认定  那桨一定是一个人的背影

他只是撒网去了

想着我给黄河带个信儿

他还要回来

 

 

月夜,在故道深处

 

每一粒黄沙  都怀抱着黄河的涛声

枝头的鸟巢里  一颗打坐的星星

此刻  故道比月光辽阔

面对这一切  我止住了脚步

我只是手执烛火  故道啊

却捧出了无边的光明  仿佛盛大的虚空

 

 

一位僧人走过

 

故道  寂然无声

灰衣僧人无声地走过  怀抱两袖秋风

堤上的老树一低头  没了托举的夕阳

就落入了黄昏中

灰衣僧远去了  小小的背影

晃了几晃

故道  又陷入了无边的虚空

 

 

秋意

 

几抹枯黄  斜斜地黏在堤上

漫步的红狐  优雅地回望

几声雁鸣  掠过

天空  被擦洗得蓝得发亮

那株被夕阳开光了的芦苇  弯着腰

努力向水底探去  那里

渊深得仿佛天空一样

一只翠鸟  点了一下水

就飞向了远方

那淡淡的涟漪  隐隐闪烁着小小的忧伤

 

 

——————————————————

 

 

 

 

图片

3号作品

图片

 

 

在德庆 那些有关龙母的故事诗化了生活

 

关于龙母,一个一个动人的传说都隐在秀丽的自然风光了

通过民间世代的流传,龙母的故事铸造了人们心目中的一个偶像

岁月深处,文字从来没有陈旧过

真实或者虚无的记载酿成了一种民间信仰

 

这里广东省中部偏西、西江中游北岸的德庆

这里是取“颂其以德致庆”之意的德庆

在西江走廊之中,这座小城演绎了日子的通畅

那些有关龙母的故事诗化了生活

 

龙母文化,是“龙的传人”对“母爱”主题的真情抒写

是西江水域“保护神”的赞歌。龙母

是真人的化身,又是神化了的人

日子之上覆盖了水文化和本根文化意识

 

龙母的形象、龙母的传说、龙母的精神

尊崇龙母的民间信仰和纪念龙母的民间祭祀仪式胶合在一起

沉淀了中华水文化,刻进一种博爱、一种信善、一种孝忠

驻足聆听,诵经的声音从远古传来一阵阵飘过我的心头

 

在德庆县西江岸边的悦城镇,那座龙母庙

坐落在历史深处,敞开的大门诉说无数的沧桑

此刻我把自己的灵与魂交付时空,却丝毫不能参透

弥散进空气中的佛香,救赎我浅浅的凝望

 

我把一种文化的图腾幻化为最纯净的血液注入胸膛

然后微闭着双眼,双手合十

那一刻周围游客的喧嚣热闹越来越远

我仿佛听到了天外的呼唤

 

龙母庙始建于秦汉,从东晋以后

史书杂说,碑记庙志,前临西江后靠雄竣的五龙山

斑斑可考,经历两千年

是全国最古老的庙宇之一,以神、绝、巧、灵著称于世

 

正午的阳光照耀在那些唯美的石雕、砖雕、木雕、陶雕

那些传承镶嵌进精湛的技艺,让一座庙给你某些深远的联想

那些故事容纳了苍桑,目光尽头是先民生活的足迹

一些触手可及的民俗与世情,在那一砖一瓦里

 

龙母祖庙牌坊、大殿、龙母祖庙殿、碑亭、程溪书院

如同光阴数千年如一日踱出的方步,让日子慢悠悠且光彩夺目

如果愿意,我可以让一些斑驳的阴影忽明忽暗地洒在身上

然后眯着眼睛,慵懒地行走,用旁观者的眼光打量这里一切

 

在思绪中臆想着这里曾经发生的故事,让记忆抚摸时光深处的脚印

把一种远去的繁盛衍生并通过一种艺术延伸到现在

穿过日子,苍老了容颜。那些讲诉风一样抚过伤痛

敲一敲廊柱下的石基,能听见千年的回响

 

在德庆,龙母文化诗化了所有语言

那细微的变迁早已被生命的尘土掩没

带着风尘漂泊的艰辛,苍桑与苍凉浸染了一道道古典的风景

轻轻挥挥手,便能触摸到历史坚硬的骨骼

 

你看,在深深的庭院里

那些残片停留在岁月深处,满覆时光的履痕

思维越过悠长的午后,把一些生机藏匿于龙母庙的每一个角落

也能把历史的朝向引渡成一种生活中的习惯,让远古的意趣纠结在古典气息的光芒里

 

视线里的一砖一瓦,会触及灵魂最深处的柔软和幽古的恬静

听任芳草斜阳,然后用唯美与感伤将荏苒岁月怀揣成一种期盼和过往

抚摸,如同打开一册册沉重的史书,

在目光不能企及的地方燃烧,那些神秘支撑了吹响的号角

 

那一束斜斜的阳光,就把我们残存的凝望闪烁在泪痕里了

那些凝固的光阴让人沉思。沉思之后去掉浮躁、虚华

然后和泥土拥抱,那些线刻串起渐渐淡去的流年

让心穿梭在漫长时光遂道,任一些被记忆剪碎的旧事

 

沉湎于一种情绪,那些温存也恰到好处

这布满沧桑的临夏砖雕,需要用什么样的语言去形容

那些已然远去岁月,在光阴的折角处

隐藏成一个传说,洗净历史沉积在废墟上的尘埃

 

你看,在深深的庭院里

那些残片停留在岁月深处,满覆时光的履痕

思维越过悠长的午后,把一些生机藏匿于宅院的每一个角落

也能把思维的朝向引渡成一种生活中的习惯,让远古的意趣纠结在古典气息的光芒里

 

谁呼喊一声,飘过我的心头

仿佛是一阵凉风,让我感到清爽和凝重

在龙母像前,祈祷一番心愿

如果愿意,可以念一句:国泰民安

 

 

———————————————————

 

 

 

 

图片

4号作品

图片

 

 

中国意象

 

猿声

像一粒粒种子一样

撒在青山的藤蔓里

 

也在峭壁

划下一道道裂缝

扎下根

 

由风来喂养

在半夜发出声音

沿着江岸、涛声

一路追过来

影子一样贴在身上

然后是心上

 

一个在小舟里

刚刚入睡的人

不得不从梦里

提前返回

 

孤灯照见了他

冰凉的身躯

他看清了

盖着他的是厚厚的乡愁

从里到外湿透了

 

轻舟

出发的时候

跟波浪商量好了

一路向东

走在风的前面

 

礁石被砍伤了身体

留在了原地

漩涡自己跟自己转

彻底迷失了方向

 

只有青山跟上来了

一半沉在水底

只有两岸跟上来了

但走的并不是直线

 

猿声还在后面紧赶慢赶

音色不甚清晰

帆快要挂到天上了

前面就是天下的最大的开阔地:

平原

它准备从一把刀

变成一根犁铧

直接把长长的刃

插进去

 

柴扉

就地取材

几根树枝横着

变成了门

 

山里什么都有

只挡风

 

田园就在三米之外

招招手白云

就明白了

白鹭和黄鹂

也能看见

 

只迎接清风和明月

不欢迎车马和喧嚣

住在里面的人

深居简出

他瘦瘦的

爱书和琴弦

他穿长衫的背影

是一个句子

 

西楼

月光砌成的

 

划兰舟的人

飘上去了

她的裙裾里好像

全是风

 

她的肌肤是用来等待的

她的骨肉是用来守望的

她的心脏是用来相思的

她的云鬓结了又解

解了又结

反正夜越拉越长

白昼用来睡眠

慵懒地梳妆

 

镜子里的人有什么看头

最喜欢等的鸟叫鸿雁

最喜欢做的事情

就是研墨

展开尺笺

把眼泪滴在上面

滴成梅花的样子

滴成桃花的样子

滴成荷花的样子

 

自从灞桥一别

见到水

就想哭

 

桅樯

孤舟的脊梁

 

有帆的时候

就挂帆

无帆的时候

就挂风

 

沿着一条大江

向东或者向西

始终与岸成九十度的直角

暮色时分

变成细细的触角

逐渐被融化

 

只有一轮明晃晃的月亮

才能把它赎回来

这孤零零的一根天线

竖在潮湿的夜里

故乡在盲区,一缕缕的

乡愁,无法抵达

 

高楼

好像是风砌成的

越到高处

风越密集

后来简直是挤上去

 

头发不像是自己的了

扶着栏杆

才能把目光送出去

 

矮下去的旷野

把万物缩小了多少

我在辨认江山

风在辨认我

 

我的嗓子里全是声音

在天和地之间

在变成石头和木头之前

我在说给我自己听

 

我是把一条条河流

背在身上的人

它们时时刻刻想冲出来

我没有同意

 

杜鹃

声带里淤积着血块

一半青,一半紫

 

啼一声

清理一次

暂时通风一次

 

但还是没有畅通

始终轻松不起来

越是春天

越沉重,仿佛睡着了的

灵魂,被突然惊醒

目光里的世界

变了,天地

改了颜色

 

它好像做了一场大梦

出了一趟远门

隐隐约约记得来路和

前世

 

它贴着山水飞

它用翅膀分开树丛以及花瓣

 

它不是在啼叫

它是在对着江山喊什么人的名字

 

沙鸥

跟着帆后面

 

一块布让它气喘吁吁

身躯太轻

力气太小

一个浪

能把它拍到天上

 

跟人亲

跟一片叶子一样的

小舟亲

跟咸味的、腥气的

风,亲

 

喜欢尝大海的味道

骑在波浪的句子上

做标点符号

 

立在礁石上

数风暴留下的

疤痕

 

停在沙滩上

提一提脚

做游人肩膀上的风景

 

浮云

有时候在天上

走成游子的模样

 

被风拆散了

又被风

喊回来

 

素衣,单薄

体内基本上

没有血液

即使注入整个夕阳

黄金的颜色

也存不了多久

 

往山脊上

一站

就发呆

 

不知道往哪里走

东南西北

都是家的方向

 

孤雁

秋天的诗行

用剩下来的

词语

 

涂上了颜色

按上了心脏

然后直接把它

丢在天空

风里

 

一个同样在人间

迷路的人

替草木

抬起了头

想从它的声带里

辨认出久违的

乡音

 

虽然离北方越来越远了

体温还在下降

肉眼可以看见的霜

坠落的速度更快了

 

一个词语在天上急急地赶路

一叶小舟在一条河流变成一把刀子

 

 

 

栏目编辑:马文秀

选登作品不代表各评委及评委会意见

当前位置: 首页 > 征文活动

第二届南方诗歌节入围作品选登(一)

日期:2022-02-12 11:07:04  来源:未知  作者:云中君  点击:1278
“南方诗歌节”由粤港澳大湾区传统文化传承区广东省德庆县承办。 2019年11月14日,中国诗歌学会和广东省德庆县人民政府在德庆启动了第二届南方诗歌节“龙母故乡·诗萃德庆”中外原创汉语

 

“南方诗歌节”由粤港澳大湾区传统文化传承区广东省德庆县承办。

2019年11月14日,中国诗歌学会和广东省德庆县人民政府在德庆启动了第二届南方诗歌节“龙母故乡·诗萃德庆”中外原创汉语主题诗歌征集活动。

截止至2020年12月30日,共收到现代诗参赛作品2501件,其中古体诗1557件。经过初选、复审、初评,有57首现代诗、20首古体诗,进入终评。

现陆续选登经过初评进入终评的入围作品,作为将于2022年3月进行终评的入围作品公示。如发现选登作品中有存在抄袭、“洗稿”等违反征稿启事要求的作品,请以邮件方式反映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即取消进入终评资格。

 

联系人:马文秀

电话:010-64072207

邮箱:zgsgxh@126.com

 

 

 

 

图片

1号作品

图片

 

走进盘龙峡(组诗)

 

 

 

瀑布

 

谁导演了这一幕

谁导演了这壮观的一幕

 

是银河飞落九天么

漩湍的激流  飞珠溅玉

奔腾的啸声  咆哮如雷

抖闪的水光  摇天撼地

 

如果不放逐生活的平庸

纵然你激情满怀  义无反顾

且果敢地奋身一跃

恐怕也难有这慑人魂魄的

声威啊

    

 

水车

 

站在溪水的落差处

那些沿着车叶爬动的水

兀自忙碌着  推动叶轮

推磨、樁米、浇地

 

可在我的眼里

那沿着车叶爬动的水

正以低缓且深沉的旋律

吟唱一曲古老的歌谣

唱在岁月深处

 

不只是盘龙峡的一处风景

更让人领略农耕文明的风情

 

 

漂流

 

一声声夸张的呐喊

伴着激流勇进奔涌的节奏

我和同伴坐在橡皮舟里

开始新奇惬意的漂流

 

一会儿弹跳着跃上浪巅

一会儿猝然跌进波谷

不只尽享与浪共舞的狂野

也体验魂飞体外的刺激

 

也许信念与力量  才是

橡皮舟破浪前行的橹

 

 

高空悬索

 

一边是悬崖 嶙峋陡峭

一边是绝壁 清奇如削

许是为体验这盘龙峡奇观

我以一种好奇的姿势

举目仰望天空

 

蓦地 一缕阳光

透过绝壁悬崖之间的缝隙

照在一根横空的悬索上

只见一位身怀绝技的高手

在阳光里舞蹈

 

这时 起风了

悠长的悬索在风中晃来荡去

真为那位高手捏了一把汗

不想 我听见我的心跳

比远来的风还急

 

 

桃花湖落日

 

泛着血光  欲落未落

谁给天宇洞开一个创口

 

一湖春水  波澜不惊

宁静如一页摊开的稿纸

待等我挥笔抒写

 

缓缓下沉  一滴凝重的血

落在我写意的诗上

 

 

夜宿桃花寨

 

骤然醒来  一听

喜鹊站在窗外的枝头上

高一声低一声地叫着

惊醒我的桃花梦

 

只有枕边昨夜读的《桃花源记》

还沉醉在我的梦里

 

 

盘龙峡留影

 

走进盘龙峡  就像走进

一幅绚丽多姿的山水画里

我就是画中人

 

来  请打开手机的镜头

用不着精心选择这奇山异水

就让山水绚丽的光与影

作为我的背景

 

留影盘龙峡  留的是纪念

珍藏的却是记忆

 

 

——————————————

 

 

 

 

图片

2号作品

图片

 

 

在秋风中,回望黄河故道

 

留下  满地的苍茫

黄河  只身去了远方

一只顺流而下的陶罐  躺在干裂的河床

散乱的桨橹

去无可去  回不能回

 

长堤上  一只鸦鸟踏着夕阳

几缕云  总也拦不住

这世间的万物啊

该启幕的启幕  该退场的退场

 

 

长堤

 

长堤  托举着夕阳

河水  在历史深处汪洋

斑驳的古船  静泊在时间之外

故道  一片苍凉

孤独地站在长堤上  那株干枯的古树比苍凉还要苍凉

 

抹去了最后一粒鸟鸣  黄昏

捧出星子的光芒

万物  早已不复初始的模样

无所不容的夜色

怜悯地抱着长堤  在路上

 

 

黄昏的河床

 

黄河换路之后  头也没回过

你的干裂的嘴唇  到处都是创伤

千年来依旧沉默着  最小的秘密也在内心隐藏

怀抱一支历史的桨橹  并非为了再度校正水流的方向

一株枯草低着头  诸神在上

实在不能  一把抱起整条故道啊

风雪就要抵临了  面对着黄昏

独自徘徊着  我又怎能不做点什么

 

 

行走,在堤上

 

黄河改道时  我一点也不知道

就那样  它冲开时间的通道

低吟着  一路匆忙

奔波至暮年  我才抵达

诸神  早已退场

多想抚摸一下故道啊  一伸手

一场大雪就迎面压来  我的迟到不能原谅

 

 

落日

 

红灯在西天一亮  鸦鸟就以减速的方式还乡

大堤上的一株枯树  伸手指挥着方向

河床上  那只匆忙赶路的瘦狼突然扭头回望

一枚坠落的黄叶  被风斩断了归路

所谓叶落归根  落是必然的

归  只不过是在路上

 

 

列车与故道

 

在商丘以东

列车  与故道平行

列车行  故道也行

列车上的人  看到的是沧桑

故道上的沙  听到的是钟鸣

过了徐州

故道向西  悄然回归了历史

列车向东  时间被秘密引领

 

 

河床上,一柄立着的桨

 

一眼就看到了那支斑驳的船桨  在故道深处

对峙着  与十面埋伏的黄沙

一只红眼睛蜥蜴  惊恐地爬过

我认定  那桨一定是一个人的背影

他只是撒网去了

想着我给黄河带个信儿

他还要回来

 

 

月夜,在故道深处

 

每一粒黄沙  都怀抱着黄河的涛声

枝头的鸟巢里  一颗打坐的星星

此刻  故道比月光辽阔

面对这一切  我止住了脚步

我只是手执烛火  故道啊

却捧出了无边的光明  仿佛盛大的虚空

 

 

一位僧人走过

 

故道  寂然无声

灰衣僧人无声地走过  怀抱两袖秋风

堤上的老树一低头  没了托举的夕阳

就落入了黄昏中

灰衣僧远去了  小小的背影

晃了几晃

故道  又陷入了无边的虚空

 

 

秋意

 

几抹枯黄  斜斜地黏在堤上

漫步的红狐  优雅地回望

几声雁鸣  掠过

天空  被擦洗得蓝得发亮

那株被夕阳开光了的芦苇  弯着腰

努力向水底探去  那里

渊深得仿佛天空一样

一只翠鸟  点了一下水

就飞向了远方

那淡淡的涟漪  隐隐闪烁着小小的忧伤

 

 

——————————————————

 

 

 

 

图片

3号作品

图片

 

 

在德庆 那些有关龙母的故事诗化了生活

 

关于龙母,一个一个动人的传说都隐在秀丽的自然风光了

通过民间世代的流传,龙母的故事铸造了人们心目中的一个偶像

岁月深处,文字从来没有陈旧过

真实或者虚无的记载酿成了一种民间信仰

 

这里广东省中部偏西、西江中游北岸的德庆

这里是取“颂其以德致庆”之意的德庆

在西江走廊之中,这座小城演绎了日子的通畅

那些有关龙母的故事诗化了生活

 

龙母文化,是“龙的传人”对“母爱”主题的真情抒写

是西江水域“保护神”的赞歌。龙母

是真人的化身,又是神化了的人

日子之上覆盖了水文化和本根文化意识

 

龙母的形象、龙母的传说、龙母的精神

尊崇龙母的民间信仰和纪念龙母的民间祭祀仪式胶合在一起

沉淀了中华水文化,刻进一种博爱、一种信善、一种孝忠

驻足聆听,诵经的声音从远古传来一阵阵飘过我的心头

 

在德庆县西江岸边的悦城镇,那座龙母庙

坐落在历史深处,敞开的大门诉说无数的沧桑

此刻我把自己的灵与魂交付时空,却丝毫不能参透

弥散进空气中的佛香,救赎我浅浅的凝望

 

我把一种文化的图腾幻化为最纯净的血液注入胸膛

然后微闭着双眼,双手合十

那一刻周围游客的喧嚣热闹越来越远

我仿佛听到了天外的呼唤

 

龙母庙始建于秦汉,从东晋以后

史书杂说,碑记庙志,前临西江后靠雄竣的五龙山

斑斑可考,经历两千年

是全国最古老的庙宇之一,以神、绝、巧、灵著称于世

 

正午的阳光照耀在那些唯美的石雕、砖雕、木雕、陶雕

那些传承镶嵌进精湛的技艺,让一座庙给你某些深远的联想

那些故事容纳了苍桑,目光尽头是先民生活的足迹

一些触手可及的民俗与世情,在那一砖一瓦里

 

龙母祖庙牌坊、大殿、龙母祖庙殿、碑亭、程溪书院

如同光阴数千年如一日踱出的方步,让日子慢悠悠且光彩夺目

如果愿意,我可以让一些斑驳的阴影忽明忽暗地洒在身上

然后眯着眼睛,慵懒地行走,用旁观者的眼光打量这里一切

 

在思绪中臆想着这里曾经发生的故事,让记忆抚摸时光深处的脚印

把一种远去的繁盛衍生并通过一种艺术延伸到现在

穿过日子,苍老了容颜。那些讲诉风一样抚过伤痛

敲一敲廊柱下的石基,能听见千年的回响

 

在德庆,龙母文化诗化了所有语言

那细微的变迁早已被生命的尘土掩没

带着风尘漂泊的艰辛,苍桑与苍凉浸染了一道道古典的风景

轻轻挥挥手,便能触摸到历史坚硬的骨骼

 

你看,在深深的庭院里

那些残片停留在岁月深处,满覆时光的履痕

思维越过悠长的午后,把一些生机藏匿于龙母庙的每一个角落

也能把历史的朝向引渡成一种生活中的习惯,让远古的意趣纠结在古典气息的光芒里

 

视线里的一砖一瓦,会触及灵魂最深处的柔软和幽古的恬静

听任芳草斜阳,然后用唯美与感伤将荏苒岁月怀揣成一种期盼和过往

抚摸,如同打开一册册沉重的史书,

在目光不能企及的地方燃烧,那些神秘支撑了吹响的号角

 

那一束斜斜的阳光,就把我们残存的凝望闪烁在泪痕里了

那些凝固的光阴让人沉思。沉思之后去掉浮躁、虚华

然后和泥土拥抱,那些线刻串起渐渐淡去的流年

让心穿梭在漫长时光遂道,任一些被记忆剪碎的旧事

 

沉湎于一种情绪,那些温存也恰到好处

这布满沧桑的临夏砖雕,需要用什么样的语言去形容

那些已然远去岁月,在光阴的折角处

隐藏成一个传说,洗净历史沉积在废墟上的尘埃

 

你看,在深深的庭院里

那些残片停留在岁月深处,满覆时光的履痕

思维越过悠长的午后,把一些生机藏匿于宅院的每一个角落

也能把思维的朝向引渡成一种生活中的习惯,让远古的意趣纠结在古典气息的光芒里

 

谁呼喊一声,飘过我的心头

仿佛是一阵凉风,让我感到清爽和凝重

在龙母像前,祈祷一番心愿

如果愿意,可以念一句:国泰民安

 

 

———————————————————

 

 

 

 

图片

4号作品

图片

 

 

中国意象

 

猿声

像一粒粒种子一样

撒在青山的藤蔓里

 

也在峭壁

划下一道道裂缝

扎下根

 

由风来喂养

在半夜发出声音

沿着江岸、涛声

一路追过来

影子一样贴在身上

然后是心上

 

一个在小舟里

刚刚入睡的人

不得不从梦里

提前返回

 

孤灯照见了他

冰凉的身躯

他看清了

盖着他的是厚厚的乡愁

从里到外湿透了

 

轻舟

出发的时候

跟波浪商量好了

一路向东

走在风的前面

 

礁石被砍伤了身体

留在了原地

漩涡自己跟自己转

彻底迷失了方向

 

只有青山跟上来了

一半沉在水底

只有两岸跟上来了

但走的并不是直线

 

猿声还在后面紧赶慢赶

音色不甚清晰

帆快要挂到天上了

前面就是天下的最大的开阔地:

平原

它准备从一把刀

变成一根犁铧

直接把长长的刃

插进去

 

柴扉

就地取材

几根树枝横着

变成了门

 

山里什么都有

只挡风

 

田园就在三米之外

招招手白云

就明白了

白鹭和黄鹂

也能看见

 

只迎接清风和明月

不欢迎车马和喧嚣

住在里面的人

深居简出

他瘦瘦的

爱书和琴弦

他穿长衫的背影

是一个句子

 

西楼

月光砌成的

 

划兰舟的人

飘上去了

她的裙裾里好像

全是风

 

她的肌肤是用来等待的

她的骨肉是用来守望的

她的心脏是用来相思的

她的云鬓结了又解

解了又结

反正夜越拉越长

白昼用来睡眠

慵懒地梳妆

 

镜子里的人有什么看头

最喜欢等的鸟叫鸿雁

最喜欢做的事情

就是研墨

展开尺笺

把眼泪滴在上面

滴成梅花的样子

滴成桃花的样子

滴成荷花的样子

 

自从灞桥一别

见到水

就想哭

 

桅樯

孤舟的脊梁

 

有帆的时候

就挂帆

无帆的时候

就挂风

 

沿着一条大江

向东或者向西

始终与岸成九十度的直角

暮色时分

变成细细的触角

逐渐被融化

 

只有一轮明晃晃的月亮

才能把它赎回来

这孤零零的一根天线

竖在潮湿的夜里

故乡在盲区,一缕缕的

乡愁,无法抵达

 

高楼

好像是风砌成的

越到高处

风越密集

后来简直是挤上去

 

头发不像是自己的了

扶着栏杆

才能把目光送出去

 

矮下去的旷野

把万物缩小了多少

我在辨认江山

风在辨认我

 

我的嗓子里全是声音

在天和地之间

在变成石头和木头之前

我在说给我自己听

 

我是把一条条河流

背在身上的人

它们时时刻刻想冲出来

我没有同意

 

杜鹃

声带里淤积着血块

一半青,一半紫

 

啼一声

清理一次

暂时通风一次

 

但还是没有畅通

始终轻松不起来

越是春天

越沉重,仿佛睡着了的

灵魂,被突然惊醒

目光里的世界

变了,天地

改了颜色

 

它好像做了一场大梦

出了一趟远门

隐隐约约记得来路和

前世

 

它贴着山水飞

它用翅膀分开树丛以及花瓣

 

它不是在啼叫

它是在对着江山喊什么人的名字

 

沙鸥

跟着帆后面

 

一块布让它气喘吁吁

身躯太轻

力气太小

一个浪

能把它拍到天上

 

跟人亲

跟一片叶子一样的

小舟亲

跟咸味的、腥气的

风,亲

 

喜欢尝大海的味道

骑在波浪的句子上

做标点符号

 

立在礁石上

数风暴留下的

疤痕

 

停在沙滩上

提一提脚

做游人肩膀上的风景

 

浮云

有时候在天上

走成游子的模样

 

被风拆散了

又被风

喊回来

 

素衣,单薄

体内基本上

没有血液

即使注入整个夕阳

黄金的颜色

也存不了多久

 

往山脊上

一站

就发呆

 

不知道往哪里走

东南西北

都是家的方向

 

孤雁

秋天的诗行

用剩下来的

词语

 

涂上了颜色

按上了心脏

然后直接把它

丢在天空

风里

 

一个同样在人间

迷路的人

替草木

抬起了头

想从它的声带里

辨认出久违的

乡音

 

虽然离北方越来越远了

体温还在下降

肉眼可以看见的霜

坠落的速度更快了

 

一个词语在天上急急地赶路

一叶小舟在一条河流变成一把刀子

 

 

 

栏目编辑:马文秀

选登作品不代表各评委及评委会意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